笔趣阁顶点 > 闺秘 > 第九十三节月儿

第九十三节月儿

笔趣阁顶点 www.bqdd.cc,最快更新闺秘 !

    “爱萍,好久不见。”中年男子笑着就迎上前来。

    看他气质儒雅,面相温润敦厚,比起舞刀弄枪戾气十足的“社会人士”,他更像个知书达理的先生教授。

    “叶舒竹?谁准你进来的!”萍姨看见他,脸色瞬时黑下去三分,语气态度更是恶劣起来。

    原来他就是叶舒竹,如果我没记错,昨晚叶希羽提到过这个人,听他的名字应该是和叶舒梅一辈的人。

    他也不气不恼,退了一步又出到门外,弓着腰问:“这样可以吗?”

    反倒是萍姨被气到了:“我是叫你滚出我的园子!”

    “只要爱萍乐意,我不介意滚着出去,只是在此之前,我有些话要和你谈谈。”

    “我和你没什么好谈的!”萍姨一挥手,转身往楼上走去。

    “爱萍!”叶舒竹喊了一声“据我所知,这边的人都被文叔撤回去了。”

    萍姨楞了一下,停住脚步,扭头看向金子。

    金子犹豫着还是点了点头:“是真的,二叔说了,要萍姐你先冷静一下,不要再冲动行事。”

    萍姨听了更是气得捏起了拳头,她猛然转身,直面向叶舒竹:“你干的好事?你跟我二叔说什么了?”

    “照事实说。”叶舒竹回答。

    “好,很好,那么你现在准备怎么办?再把枪指我脑袋上是吗?”

    叶舒竹轻摇头:“昨天晚上是小侄不懂事贸然闯了你的园子,但他们也受到教训了,希望爱萍你就不要在追究了。”

    “他们不懂事?难道不是你让他们来的吗?”萍姨依然咄咄逼人。

    “爱萍你误会了,这绝非我的本意,实际上我也是事后才得知……”叶舒竹说着看了我一眼“我们家里有位小姑娘,被你们的人给拐跑了。”

    萍姨冷笑一声往前走了几步,站到门口正对着叶舒竹,也挡住了他看向我的视线:“说得真好听,你们家里的小姑娘?据我所知,这位姑娘可不姓叶。”

    叶舒竹苦笑着摇头:“爱萍你和我玩文字游戏也没用,这位姑娘的确是被你们的人从我们手里夺走的,这一点是无可争议的事实。”

    萍姨顿了一下,才说话:“所以呢?”

    “请你把人还给我。”

    “不可能!”萍姨斩钉截铁地拒绝了。

    叶舒竹深吸了一口气,终于收了一直挂在脸上的笑容:“爱萍你是认真的?”

    “我什么时候和你开过玩笑。”

    “可是这个人,我也非得带走不可。”

    此话一出,气氛立马变得紧张起来。

    就站在门口的金子正处于对峙两人的旁边,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有些尬尴地直望向我,我也不知道这种时候该干点什么,便看向千子,千子依旧很淡定,悠悠喝着他的咖啡,看似丝毫不关心门口真上演的一切。

    僵持了一会儿,萍姨开口道:“今天我把话放在这儿,想带走人可以,除非我死。”

    我心里一惊,已经上升到这种程度了?!

    叶舒竹无奈叹气:“爱萍,这并不是你与我之间的恩怨,我希望你不要与我置气,这个小姑娘对我们家族至关重要……”

    “你误会了叶先生,我与你没什么恩怨,我所说的每个字都是认真的,要么你一枪打死我把人带走,要么请你离开。”

    叶舒竹疑惑:“我不明白,爱萍,一个素不相识的小姑娘,你何至于做到这种地步?”

    萍姨冷嗤一声:“我可不是什么圣人菩萨,有心思路见不平,这个小姑娘要与我非亲非故,我也不至于大老远费心费力把她找回来。”

    叶舒竹听了更是拧紧眉头,不解道:“这个小姑娘和你有什么关系?”

    “她是我女儿。”

    叶舒竹瞬时瞪大了眼:“难道她就是真正的月儿?”

    “是。”萍姨没有丝毫犹豫。

    “确定了吗?”

    “废话,不确定她会在这儿吗!”

    这下换叶舒竹激动不安了,他偏头看了看我,又看了看萍姨,最后把目光移到了地板上。看得出他现在很是纠结。

    “未免也太巧了吧。”他低语了一句。

    “巧?要不是你们捣乱,我也不至于现在才找到她!”

    叶舒竹没有应答,看来他完全没把萍姨的话听进去,只是在一味的低头苦思。

    萍姨等了他两秒,见没有回应就说道:“现在你肯死心了吗?请回吧。”

    “不对呀……”叶舒竹慢慢抬起了头,凝视着我“如果这个小姑娘真的和你有血缘关系……”

    “你还想怎样?”

    叶舒竹把目光从我身上挪回到萍姨身上,断定道:“她不是你女儿!”

    这话硬生生把我吓出了一身冷汗,看样子他已经知道我和乔微微交换过灵魂了,他该不会准备把这件事情说出来吧!那就糟糕了,其实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萍姨根本不可能找到她真正的女儿,灵魂和身体总有一个不对号。

    怕只怕,萍姨知道了这件事,转而去找乔微微!

    “你什么意思?”不光萍姨,连金子也是一头雾水的样子。

    叶舒竹提着一口气,对着萍姨半天,还是没能说出来。幸好,不过这样重要的机密,想他也不敢随便泄露。

    他有些颓然地摇了摇头,说道:“不,对不起爱萍,即便如此,我仍然要带她走。”

    萍姨一下子又来气了:“你这意思,是说不惜和洛家正面冲突吗?”

    “抱歉爱萍。”叶舒竹态度坚定。

    “你可知道你要带走的是月儿?”萍姨似乎感到不可思议。

    叶舒竹还是那句话:“对不起,爱萍。”

    “行了!”萍姨愤怒地打断了他“现在我们没什么好谈了,你立马给我滚出去,我一秒钟都不想再看见你!”

    叶舒竹愣着没动。

    “怎么?准备硬抢了是吗?”

    叶舒竹又一次抬头看向我:“可以让我和她说句话吗?”

    萍姨这才回头看向我,我还在发愣,不知作何应答,萍姨却干脆地替我回绝了:“不必了,她不想和你说话。”

    “没关系,我和她说就好。”叶舒竹说着,侧身越过了萍姨,跨进屋子直径朝我走来。

    “叶舒竹!你给我站住!”萍姨大喊。

    千子也很利落的掏出了枪指向他,但他没有丝毫的停顿,一直走到我面前。

    我悬着一颗心,就怕千子像昨晚一样又是很干脆的一枪,那我这一桌子菜都吃不成了。不过萍姨喊是喊,但还是没有给千子任何指令,叶舒竹就这样被枪指着站到了我对面。

    他把我上下打量了一番,然后说道:“阿宁醒了,你不想去看看他吗?”

    叶希宁醒了……他没事了……我瞬时觉得喉咙干哑答不出话。

    “叶舒竹!”萍姨冲了过来,拿过千子的枪就直接抵到他脑袋上“你别以为我不敢杀你。”

    叶舒竹转眼看萍姨,又恢复他最初进来时的笑容:“牡丹花下死,我很期待这一天。”

    “你!”

    “爱萍,你放心,十年前的约定我违反了一次绝不会再有第二次,守好她吧。”叶舒竹说完潇洒的离开了。

    看着他走掉,萍姨才放下了手中枪,有些茫然地坐到椅子上。

    “金子。”萍姨唤道“二叔他到底是怎么说的。”

    金子这才走进屋来,他看看我,又挠了挠头,才回答:“二叔说了,安小姐身份还不确定,没必要与叶家闹起来。”

    萍姨又转过头问千子:“医院那边有结果了吗?”

    “我今早打过电话去问了,说还需要两天的时间。”千子回答。

    萍姨点点头,最后才看向我,笑着说道:“你放心,没事的。”

    我有点忍不下去了,就算我真是她的亲生女儿,但我们二十年没见,她就那么放心我是百分百的好人吗?

    “萍姨。”我开口“你就不问一问,为什么叶家非抓我不可?”

    “对我来说,什么样的过程不重要,重要是你能不能留在我身边。”萍姨说着站起身,伸手搭上了我的肩膀“你别担心,叶舒竹是不会贸然进来抢人的,他答应过我此生不进这道门。”

    萍姨还是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感觉从昨晚起,她就在刻意回避这个话题。关于我的事情,她似乎什么都想知道,但唯独除了眼下最重要的——我和叶家的恩怨。

    这样反而让我更难受,我继续问道:“您这么护着我,就不怕到头来先惹上叶家的人是我?错的人是我吗?”

    萍姨摇头:“那又如何,这世上根本就没有对错,只有输赢。”

    “你这样对我,我感觉受之不起。”

    萍姨认真想了一下,然后拉起我的手:“你想见一见月儿吗?”

    “月儿?”

    昨晚萍姨也说过,她的独女就叫月儿,根据金子所说,这位月儿两年前出了车祸至今未醒来,那么就是植物人状态了?

    不知为何,我突然很想去见一见这位被换错的孩子,在这错综复杂的人生中,她到底是代替了谁的生活呢?

    本以为要去到医院,但不想萍姨在这院子单独修了一座疗养房,距主楼的位置不远,两三步就到了,在这古色古香的庭院里,这栋白色现代化的小楼显得格格不入。

    也许是出于不放心,千子和金子也跟着一同前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