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 > 闺秘 > 第七十三节移魂术

第七十三节移魂术

笔趣阁顶点 www.bqdd.cc,最快更新闺秘 !

    “等一下!”我立即出言阻止。

    我并不想看见叶希宁做选择,即便他不一定会让我死,我不想自己总是被命运选择的那一个,好歹也是自己的命,自己总要积极一点。

    “这件事和我根本就没关系,请不要把我牵扯进去。”我对方严说“再说了,你刚刚不是还讲过,会善待我吗?”

    “别担心,我一定会善待你的。”方严回答我“至少在你死之前。”

    “我不相信你苦心找到安向阳的血脉就是为了杀掉!”

    “当然不是,你还有更大的作用,不过就结局来说和死掉也没什么区别。本来嘛,你要是早出现几年,还能让你过把有钱人的瘾再死,可惜你出现的太不是时候了,还带着个叶家人一起来,这不是把我往绝路上逼么?”方严对我一笑“所以啊,现在我俩的命绑在一起了,我决定赌一赌,他要选你死,我就杀了你放他去通风报信,他要舍得放你一命,那我就带你走,再让你多享几天福多活上几日。”

    妈的,这横竖都是要我的死的意思,不过就是早死几天和晚死几天。我知道,他这话表面是对着我说,但实际是说给叶希宁听的——我反正是一个早晚都要死的人,不如自求活命。我不知道他最后会不会真的放叶希宁走,但他一定会想听到叶希宁选择自己活那句话。

    奇怪的是,我也开始期待叶希宁的选择,他一手把我推向深渊又无数次把我从死神手里捞出来,对他来说,我到底算个什么东西呢?

    “你选好了吗?”方严问叶希宁。

    “我是天秤座,可以再给一点时间吗。”

    “当然可以,我再给你三秒,不然就是你死!一、二、……”

    “其实你也根本就不确定移魂术的办法对不对?”叶希宁在最后关头说出了这句话。

    方严果然没把“三”数出来,他停下了,静待着叶希宁。

    “我也知道,你要安向阳的血脉去干什么。”叶希宁这才看了我一眼,但也就是一眼,转瞬就移走了目光。

    “好,你说说看,说得对那我就当给你时间考虑了,要是你跟我胡扯试图拖时间,我立马就让你见阎王爷。”

    叶希宁对方严的威胁毫不在意,不紧不慢道:“从根本上来说,你这次移魂就是失败的,才会导致安向阳的思维体和你争抢这个大脑,相信这一点我姑妈也说过吧。”

    “没错。”方严回答“当时情况紧急,叶子也只是贸然一试,没能成功驱离安向阳的思维体。”

    “移魂术三大条件,天时地利人和,其中人和讲究的是近亲,也就是说需要有血缘关系的人之间才能实施移魂,血缘越近越好,最好是父子母女。从古至今移魂就没成过几次,你能成功进入安向阳的大脑可以说是个意外中的意外,恐怕连我姑妈也没弄懂成功的关键点在哪儿。”

    听这一段我就像在听天书,有一分钟甚至怀疑我穿越了,穿到异世界去了。

    “继续。”方严说。

    “我姑妈虽然没弄懂成功的原因,但她想到了解救你的办法,那就是再实施一次更有保障的移魂,这一次她想把安向阳的思维体迁移出去,让你独占安向阳的身体。”

    “没错。”方严点头。

    “在移魂术传下来的三大条件中,我姑妈和我们一样,唯一能确定的一条就是人和。移魂是古话,其实我们认为人根本没有魂魄,成功转移的是人的思维体,存在于大脑中操控整个大脑身体的某种系统,在我们的理解里,思维体可以轻度溢出脑外,靠脑波反馈回体。这与人和讲究的亲近相移这一点是吻合的,我们已知近亲之间拥有相似的dna链,那么在脑波反馈上也会有所类似,所以思维体在回体的过程中会被相似的脑波引导,从而进入另一个大脑。也许你不知道,移魂成功率最高的是双胞胎之间。”

    “这些东西我倒还真没听说过。”

    “看来我姑妈也不是什么都告诉你嘛,这一套理论就是她提出来的。”

    方严对这讥讽不以为然:“叶子不告诉我,必然有她的理由,然后呢?你的话还没说完吧。”

    “当然,对我姑妈来说最安全的办法就是找到安向阳的近亲,移出安向阳的思维体,成功了你就能独占身体,失败了一切保持原样,最坏的结果不过是安向阳的思维被扯碎,这对你来说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至少那个和你抢大脑的人又弱了几分。看来我姑妈对你真是用心良苦,只要能保全你其他人都无所谓。”

    方严轻笑了下,不可置否。

    “这时候刚好就有个人送上门来对吧?”

    “没错,安然的母亲柳湘慧,在我们一筹莫展的时候,这个女人来了封信,说她怀了安向阳的孩子,这对我们来说真是天大的喜讯。”

    原来是这样!所有的谜题都被解开了,所有的事情都能说得通了!原来安向阳没有变心,只是被方严和叶子谋害了,而可怜我妈千里迢迢找过来,却是为仇人送方便!

    “所以你们就把她骗到这间小屋子里来囚禁起来?”我忍不住问。

    方严摇头:“你可误会我了,我们本不打算伤害那个女人,我只是想要她肚子里的孩子,我装作安向阳回了她的信,可她反倒气冲冲找上门,不得不说女人都是敏感得很。”

    “是你自己露了马脚。”我说。

    “不可能,那信是叶子写的,仿着安向阳的笔迹,我敢说就算拿给你对照着看,你也绝对看不出真假。”

    的确,那些信我已经看过了,除了信纸新旧程度不一,从笔迹上我还真没看出什么端倪来。

    “你还记不记得那首赠湘慧的小诗?”我凭着记忆背了一遍,因为是藏头诗,所以很容易就记下了。

    方严听完一脸恍然:“怪不得,是叶子大意了,这诗是我写给她的,或许她觉得内容很贴切就抄了上去,都忘了里面还藏了她的名字。”

    “聪明一世结果在阴沟里翻了船。”

    “那又如何?”方严反唇相讥“就算柳湘慧看出来了,依然什么都没改变,她不还是挺着肚子送上门,就算她自作聪明在医院掉了包,你不一样又自己个儿乖乖滚回来了?这人蠢是会遗传吗?”

    这一句堵得我无话可答,简直就像命中注定,这安然并非他亲生的事情还是我去刨出来的,坏了我妈苦心多年的计划,然后害了我自己。

    “你不是又生了一对儿子?”叶希宁接过话端“从基因上说,这都是安向阳的儿子,你何必非揪着一个女儿不放,相信我姑妈也告诉你了吧,同性几率更大。”

    方严回答:“是没错,所以我才会再娶肖丽,希望能生一个儿子出来,可是我发现不对劲的地方,我这一对儿子非常奇怪,明明是双胞胎但性格迥异,一个像安向阳一个却像我,这一点我倒要请教你,是为什么?移魂之后再生的孩子是否也有影响?”

    叶希宁想了想,说:“我不清楚,你这样的情况太特殊,你是首例非近亲移魂成功的。”

    “所以啊,我想要保险一点,还是用安向阳最一开始的女儿比较好,以免到时候把我思维体也吸了出去,是吧。。”方严又一次看向我,对我慈爱地笑笑。

    这一笑却让我浑身满是鸡皮疙瘩。

    方严收了笑容,转向叶希宁:“谢谢你为我解惑,不过还是让我们回到最初的问题,你要谁死?”

    他居然还没忘记这茬!聊了这么久,我都忘记了!看来今晚在劫难逃。

    叶希宁没接他的话:“你自己一个人打算怎么实施移魂术?就不怕一不小心,失血过多死掉吗?”

    “放心,我早就想过了,大不了就是一死,我活这么久也够了,成则成不成就算,我迟早要赌上一把。现在,到你赌上一把了。”

    方严话才落音,屋里突然响起一阵突兀的手机铃声,显得刺耳又惊人。

    这不可能是我的,也不可能是方严的,因为刚才来的路上他都把手机扔了,那么只剩下一个人——是叶希宁的。

    方严反应比我更快,他已经从叶希宁身上把手机搜出来了。

    “别接!”叶希宁激动地几乎要从地板上挣起来。

    几乎是于此同时,方严已经按下了接听键,只听见那边传来一声清晰的讲话“喂,阿宁?”

    方严把电话凑到叶希宁耳边,狠瞪他一眼,又用电击棒指了指我,似乎是在威胁叶希宁不要乱讲话,否则就电我?为什么倒霉的总是我……

    叶希宁一脸痛心疾首又无可奈何,好像百般不情愿接这个电话,我不解,这明明是个大好的机会,接了不一定能改变现状,可不接就一定改变不了现状。

    只见叶希宁憋了一口气,装作没事的样子,答了一声:“我在。”

    电话那边:“你在哪儿?”

    “事情还没完。”

    “我知道,我问你这件事还要拖多久。”

    “再给我一点时间。”

    “对不起阿宁,你没时间了。”

    “我知道,那先挂了。”叶希宁迫不及待要结束这次通话。

    “等一下,你还没回答我,你在哪儿。”

    “跟你没关系!”叶希宁有点急了。

    “你是不是开免提了?”

    这一问让屋里的气氛都紧张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