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 > 闺秘 > 第六十二节乔家村

第六十二节乔家村

笔趣阁顶点 www.bqdd.cc,最快更新闺秘 !

    如果放在以前我肯定不会这么认为,喜欢叶子算什么呀,难不成是个标本爱好者?可是……我身边恰恰就有个人姓叶,就在他的家里,我还看到过“叶子”这个称呼,那本写满莫尔斯电码的笔记本的扉页,赠叶子那三个字我还历历在目!

    天下竟有如此巧合的事情,短短几天内这位“叶子”竟然出现在两个完全不相干的地方,会是同一个人吗?难道……是我妈?

    不,不大可能,从我父亲的其他来信里看,从没有称呼过我妈为“叶子”,而我妈对这封信感到奇怪的地方,是否也就正是这首藏头诗……

    因为这首藏着其他人名字的诗句让我妈感到怀疑,随后我妈进城去找我父亲,紧接着就看见了我父亲和其他女人在一起,日记里有这样一句话——“他旁边的那个女人是谁”。

    这么说来,我父亲旁边的那个女人很有可能就是“叶子”,我父亲误将写给那个女人的诗句寄给了我妈,戳破了自己已经变心的事实。虽然这样的错误很低级,但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

    看来这个叶子就是插足我父母的第三者,难道是我的继母肖丽?不对,我父亲之前还有过一任妻子,两人的婚姻持关系续不到一年就以女方的意外死亡而告终。如此说来,那个死掉的女人才是叶子?

    有关我父亲的第一段婚姻的花样传闻曾经在佣人间也很是流行,说什么我父亲家暴失手打死妻子的,说什么妻子出轨被我父亲捉奸在床然后杀害的,总之这些流言虽各不相同但都倾向于一个方向,那就是这位第一任妻子是被我父亲杀害的。

    我小时候听说的比较多,不过后来肖丽把家里的佣人全都换了一遍,这些传闻也就再没有出现过。

    关于那个女人更多的事情,我就不得而知了。

    纵使一切如我所想,那这些事情充其量也就证明了我父亲是个花心的渣男,对我的身世问题还是一点帮助都没有。恶鬼究竟是指谁?为什么他们要抢走我?或者说抢走“然儿”。

    这四个文件袋的东西里,只剩下一样含义不明了——2号袋里的那个地址和电话号码。

    这次我没敢贸然行动,我把所有东西都收拾回原样,放进床垫底下再把床铺好,只拿了那张写着地址和电话号码的纸,老实等着叶希宁回来。

    我不打算把全部事实都告诉他,第一是因为这始终是我自己的身世问题,和他想知道的关于灵魂交换的事情无关,第二也是最重要的,“叶子”二字的再次出现,让我不得不对叶希宁帮助我的真正动机的有过多联想。反正,就算我直接问他,他也肯定会推诿不说,还不如我也不说。

    我等到大晚上,才把叶希宁盼进门。

    他那边没有什么进展,肖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淡定地回了家,当然也没有去警局报案。不过我们推测肖丽熬得过今晚一定熬不过明晚,所以明天她一定会有所行动的。

    我对叶希宁说,我又在书房里翻到了这个莫名的地址和电话,虽然其他的什么都没写,但我还是想看看这到底是谁的联系方式。

    我们在路边用公用电话拨打了号码,不出意料,已经是空号,这至少也是二十年前的号码的,我倒没抱多少希望还能打通。反而是这个地址,不管什么东西改变,房子是不会自己挪位置的,就算那个人已经搬了家,但只要他确实在那里住过就一定会有人记得,顺藤摸瓜找一找说不定能找到。

    叶希宁骑着摩托带着我前往那个地址所指的方向,安定区大寨子上村108号,看地名就知道是个城中村,在这样邻里相挨的村落里生活,尤其是在二十年前,更不可能一点痕迹都没留下。说不定,连搬都没有搬走过。

    我既紧张又激动,万分期盼亲手敲开108号那一户门。我妈绝对不会毫无缘由把一个地址藏起来,而且紧挨着的就是我的出生证明,我有一种强烈的预感,这户人家说不定和我的身世有着莫大关联!

    那扇门的背后,会是我的亲生父母吗?

    ……

    我抱着忐忑的心情,结果没找到那扇门……

    期望越大失望就越大,我本以为最糟糕的结果就是人去楼空渺无音讯,我万万没想到!我忽略我我们国家的基本国情!那片区早tm被拆迁啦!!

    我和叶希宁费了大把力气终于打听到,大寨子村现在已经变成了锦绣家园小区……

    望着那一排排高耸的小区楼房,那气派的小区大门口,我的喉咙犹如卡进了一只苍蝇,咽不下吐不出,我第一次深刻体会了什么叫做心塞。

    最后一条讯息也断线了。

    我大概呆掉了十分钟左右,才想起要做一点努力,我怀抱着试一试的心情去守门的保安,有没有回迁房。

    保安老大爷面对我期盼的眼光大手一挥,说:“没有,全村都拿钱走人了!”

    泥牛入海,无从找起了。

    我说了声谢谢就要退出保安室,叶希宁却往前进了一步:“大爷,你怎么知道全村都拿钱走人了?”

    “我就是大寨子村的人说!”

    我深深望向叶希宁,对他投去了敬佩的目光,不是他多问这一句,我就错过这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了,我现在就想跪下来给他拜三拜。

    他也冲我眨眨眼,然后一本正经地大爷讨论起来:“那大爷你记得这是哪一年拆迁的吗?”

    “11年,差不多就是三年前,你们是……要买房子啊?”

    “不是,我们是来找人的,好多年没回来了,谁知道一过来大寨子村都没了,人也找不着了。”

    “找我们村的人?”大爷一下子热心起来“说说看,是哪个。”

    “这个……实际上是替我爸来找的,我爸就给了我们一个地址,也没说名字,您看看这个地址你有印象吗?”叶希宁说着把那张纸递给了大爷。

    大爷接过看看,拧着眉想了一会儿,才说:“这个不记得,这些门牌号后面才编上的,我不大有印象,但你要说哪家哪户嘛,我都记得呢。”

    我和叶希宁对视一眼,看来又绕进了死巷子。

    大爷似乎也不甘心帮不到我们,追着问:“你爸让你回来找,就没说是找朋友还是找亲戚啊?”

    “呃……是朋友,很多年没联系的朋友了。”

    大爷直摇头:“那这可不好办了,你再去打个电话问问你爸,好歹把名字问出来是吧,这样才好找……”

    正说着,大爷手边的对讲机就响了,那边传来一句“老乔、老乔,在不在?”

    听到这个姓我眼睛都要瞪出血了,叶希宁也是一脸惊讶,我俩都没说话,等着大爷忙他那边的事。

    “讲嘛!”大爷回了一句过去。

    “拿个电筒过来给我,二号门。”

    “球娃娃,你自己又不记得带!”大爷抱怨着,还是拿了个电筒就走出保安室。

    我俩赶紧跟随上去。

    大爷走了几步才发现我们在后面尾着,对我们摆摆手,说:“你们跟着我也没得用,没有名字我也帮不了你们,还是再去问下你家大人。”

    “不是……那个……大爷您姓乔吗?”我赶紧问出去。

    大爷点头:“是嘛,我们一个村都姓乔,认得姓也没用还是要名字才行。”

    这绝对不是巧合,绝对不是!一种不祥的预感在我心中升起,突然间我脑海里就冒出了一个名字——乔亚美,乔微微姨妈的名字。

    乔微微还没出生父亲就跑了,她是跟着妈姓,不想没多久妈也病死了,然后就一直在姨妈家长大。

    “乔亚美,大爷你认识吗?”我问。

    “亚美?”大爷扭回头来把我上下打量了一遍,然后一拍大腿,指着我说:“你是亚美家的孩子吧?长得可真像啊,哎哟你们家这些年是搬哪儿去了?音信全无的。”

    “不是的,亚美是我的姨妈。”没想到居然被认出来了。

    “姨妈?”大爷疑惑了一下,稍稍变了脸色,然后小心翼翼地问我:“这么说你是亚丽的孩子?”

    估计是吧,我也没听乔微微提起过她妈妈叫什么,从亚美亚丽这两名字上看,应该是俩姐妹没错了。

    我点点头,答应:“是的。”

    “那……你这次是来找你姨妈的?”

    看来大爷不知道乔微微是被她姨妈家养大的事情,我也就含糊着应答了一声。

    “噢——”大爷拖着长音缓缓点头“这个……当年你外公外婆全家人一起搬走的,房子也卖给了隔壁的乔老三,搬去哪儿谁都没告诉,连这回大拆迁都没出现,我们还以为你们家发了大财不回来了……那你妈妈现在还好吧?”

    “她不在了。”我如实回答。

    “噢——”大爷又是一长声“你爸呢?”

    我摇头,从来没听乔微微提起过的事情,我当然也不会知道。

    “还是没回来?”

    “没见过。”

    大爷轻叹了口气:“造孽啊!这个你姨妈的事情吧,我也不大清楚,不过我帮你问问别人,看他们知不知道,你也别着急,你给我留个电话有消息了我就打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