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 > 闺秘 > 第一百一十一节结局(上)----反转

第一百一十一节结局(上)----反转

笔趣阁顶点 www.bqdd.cc,最快更新闺秘 !

    安静,周围一片安静,安静地我能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时间在一分一秒过去,窗外透进的月光在一寸寸移动。

    我错了吗?我真的错了吗?

    突然,狂风大起,被银子摔上的木门吱呀一声开了,风灌了进来。

    不,进来的不止是风,还有人!

    我没抬起头,光凭月下的身影,我也知道来人是谁,那随风舞动的衣摆和长发,除了乔微微还能有谁。

    “久等咯,我亲爱的小然。”她依然用着我的嗓调发出这种不相称的甜美声音。

    我还是没抬头,跟在她后面进来的还有其他人,会是谁呢?看影子个子挺高的,不过从影子看起来,大家都很高,是叶希羽吧,那身形以及手中的那把长枪都昭示着就是他。

    “这是怎么了?怎么不说话呢?”她走近了我。

    我轻笑一声,不过我自己听起来也不像笑,更像卡在喉咙里的怪哼,随便吧,我暂时还不想说话。

    “在难过吗?”她的嘲笑倒是很明显“也难怪,唯一肯帮你的人也被你撵跑了,只剩下自己一个孤军奋战,难免伤心。”

    她吊着嗓子干笑了两声,似乎我越是颓然地不说话,她嘲讽我的的兴趣就越来:“也不怪你,毕竟你就这么蠢!老实说,我一直担心你身边还有只老鼠没干掉,会不会影响我的计划,毕竟那还算是只厉害的老鼠,要是再次打个洞带着你跑掉,我得追到什么时候呀!”

    她顿了顿,还是没得到我回应,就变本加厉接着讲:“幸亏得你,自个儿把老鼠打跑了,你说你这一路上,除了倒帮我忙,还做了点什么呢?”

    乔微微这是怎么了?性子没以前好了,这么沉不住气,还是成功找到我太过兴奋了?

    “哎——!”我终于长叹一声,然后抹了一把脸,扬起头看她“是呀,真不容易呀,一路上倒帮着你的忙,才终于把你给等到了!”

    我看到她充满得意神情的脸上,明显一顿。

    “你什么意思?”换成她不安了。

    “嘘!”我指了指窗外“仔细听。”

    依旧是风声,吹得玉米刷刷作响,风声过后便是一声嘹亮的哨子,紧接着枪声大作,噼里啪啦跟过年放鞭炮一样热闹。

    乔微微立马慌张起来,连同叶希羽一起,两人都十分不安,左顾右盼,想出去看看又怕我跑到,硬是站在原地没有挪动半分。

    等到枪声彻底平息下来,乔微微才铁青着脸色说了一句:“你唬谁呢!”

    “哎哟!”坐太久背都酸了,我撑着墙壁站起来,然后开始扳手指头数数“让我算算啊,你们来了多少人,一个、两个、……”

    刚刚在屋里放空没事做的的时候,我尝试着感应了一下外面包围我的的人数,用银子教我的办法,不接收过多信息,单纯感应情绪的不同。我放下手指,说道:“十个人,不算你们外面还有十个人,虽然看起来有点大意,不过光包围我这个蠢货的话,十个也足足有余了吧!”

    “你说什么?”乔微微还在强作镇定。

    “你的脑波感应不是也很厉害吗,你可以试着数一数我们来了多少人,不会吗?要不要我教你!”现在换我体会这种戏弄人的有趣心情“噢对了,顺便提醒一下,人数太多的话数起来脑袋会痛的哦。”

    “够了!”乔微微开始恼怒“你开什么玩笑!你哪里来的人!”

    没办法,还是直接一点吧,我清了清嗓子,大喊:“喂——!金子——!你不是想见识一下移魂奇迹的另一大主角吗,还不进来。”

    话才落音,金子和银子一同挤了进来,同时进来的还有个我没意料到的人——千子。

    乔微微彻底呆掉,倒是叶希羽反应得快,他看这情形明白自己已经占了下风,瞬时发挥出他残忍的本性,不成功则成仁,抬起枪口就对准我。

    擦,有多大仇,至于么,要说不怕是假的,虽然没多大作用但我还往旁边跳了一下。

    我安然无恙,不是我躲得快,是窗外飞进的那只利箭准确的射穿了他的手腕,他手中那把长枪便“咚”一声着了地,他也倒是能忍,咧着嘴咬着牙狠瞪着我,硬是没发出一声痛哼。看不出他挺硬气的,不过也没什么用,我们这边也来了个杀人不眨眼的小能手——洛千子。

    洛千子眼疾手快,立马从他背后补上一枪,这一次他不想哼都由不得他了。

    他应声倒地,加剧了乔微微了不安,一个人从春风得意立马跌落成“阶下囚”会是什么感觉,我不得知,不过我也许可以从乔微微的大脑里感知。

    “为什么?”我看得出她拼命忍着劲,才不至于让自己的声音发抖。

    也不一定是因为害怕,或许只是接受不了这种大逆转的局面吧。

    “你是想问红妹为什么没死吗?”我指了指窗外,红妹放完这一只冷箭,已经很轻松地趴在外面的窗台上看戏了。

    “很不巧呢,可能是因为你们撞过来之前,她已经下车走掉了吧。”我耸了耸肩“谁知道呢,反正我又没看见,你当然也别想透过我看见咯。”

    乔微微略略摇了摇头,或许她是想说不可能吧,但还好她没这么说,不然我就要对她太过失望了,她问的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从我知道我们能互相感应那一刻开始,或者说,从你和叶希承做戏给我看那一刻就开始了,世上怎么会有那么巧那么刚好的事情呢?每一次我看见你,得到都是些关键的信息,巧到我自己都不信了,但那个时候我还只是怀疑,直到我发现了原来我看见你的时候你也可以看见我,原来你早就知道我能看得见,那么这些巧合也显得不那么奇怪了……”我停了停,也问了一个自己关心的问题“你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知道我们可以互相感应这件事的?应该比我早吧。”

    “是!”她冷笑了一声,不过更像自嘲“比你早一点,从我和安若曦那天晚上开始,那个时候你还没发现我也能看见你,虽然你闭着眼,但我多多少少察觉到了你的情绪,从那时起我就明白,我有的你也会有,你迟早也会发现的。”

    “你能主动接通感应吗?”我继续问,要不然她做的戏也太及时了。

    “不能。”她坦然回答,看起来她似乎已经完全放弃挣扎了。

    我讶异:“那你可真不容易,岂不是无时无刻在准备着,等感应接通的一瞬间才开始演?”

    “又何如,你知道我去见叶希宁等了多久吗?我整整跟了他一天!直到昨天中午,才让我等到机会!”乔微微有点愤恨。

    “哇哦,那真难为你了,也难为那个叶希承居然愿意陪你一起等。”

    “哈哈。”乔微微又是干笑,不过这一次笑得比较无力就是了,她环视一番,把金子银子和红妹都看了个遍,才最终看回我:“也不如你呀,一堆人陪你二十四小时不间歇的演,你不是更厉害吗!”

    “承让承让,做戏就要做足全套嘛!”

    “那么我倒是想知道一点,既然你们二十四小时都在演戏,你们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沟通好的呢?”

    “这也不难啊,既然我能知道你什么时候看得见什么时候看不见,那只要挑个你看不见的时候套一套戏路就可以啦。”我说道“虽然是铤而走险的做法,不过我们的配合比较好,对一次戏就够了。”

    “到底是什么时候!”乔微微看起要发狂了。

    我也不绕弯子了,直接说出:“说起来也惭愧,不过是从前天晚上开始,就是你们赶到市里的车站却没抓到我们之后,我突然觉得很有意思,只要我在哪里你就像个跟屁虫一样跟到哪里。”

    “就是我让你看到试验日期这个信息之后?”

    “对,就是9月7日那个错误的日期。”

    “错的?”乔微微对我这句话感到不可思议。

    我更不可思议:“你惊讶什么,你原本就没打算做这个试验,随便翻个日子不是很正常吗,我也就配合着你演一下着急罢了。”

    “不,我是认真的。”乔微微捏了一下拳头“有这个试验,不过不是叶希宁来做,而是你和我。”

    “我还以为你拿叶希宁做幌子,只是想把我从洛家引出来呢。”

    “没错!”乔微微说道“我是用叶希宁做幌子引你着急,好让你走出洛家那个保护罩,可是我们也没多少时间了,我必须换回来。”

    “你真是大意。”我感慨“既然是一开始就打算自己上,为什么不严谨一点?你就一点都不在乎自己的小命?”

    “别装的你很懂!”乔微微恼羞成怒“日期有什么关系!我们俩的成功交换,方严和安向阳的成功交换都证明血缘根本不是关键因素,是一个错误的因素,那么我凭什么还要相信有时间这个因素的影响呢?!事实上,换魂就只有一个唯一条件,那就是地点,只要选对了地点什么时候都无所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