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 > 舌尖上的心跳 > 第82章 从一粒沙到一个世界

第82章 从一粒沙到一个世界

笔趣阁顶点 www.bqdd.cc,最快更新舌尖上的心跳 !

    “谢谢。”江千帆回答。

    再次轮到了温斯顿揭晓投票结果的时刻了。

    他看了看手中的卡片,结果在他的意料之中。

    “将选票投给江千帆与林可颂的共有十五人,而表示更喜欢两位昆廷主厨的甜品的则有十人。”

    温斯顿环顾四周,到了这个时候,几乎所有人都能猜到这一场pk的结果了。

    “目前,江千帆与林可颂处于领先状态。但是我们还有最后一道甜品没有被品评。一个好的厨师,不会在意任何胜负结果而会专注于如何烹制最完美的料理。今天也是一样。所以请大家耐下心来,感受最为寻常以及最重要的甜点——蓝莓派!”

    他的话音落下,掌声响起。这场pk的精彩程度已经超过了许多人的意料,所有的技巧与精妙构思都被呈现,比起单纯地坐在昂贵的餐厅里,听着高雅的小提琴,此刻的一切都是令人难以忘怀的经历。

    随着掌声的回落,工作人员将蓝莓派送到了他们的面前。

    “可颂,你是今天的参赛者中年纪最年轻的一个,能说说你对蓝莓派有什么想法吗?”温斯顿亲自将餐盘端送到了林可颂的面前。

    这让她有些受宠若惊。

    “蓝莓派……在中国的时候看着美剧,经常有新搬来的邻居带着自己做的派和周围的邻居打招呼。所以我想蓝莓派是一道很有亲和力,让人觉得很友好的一种点心。它很平常,只要有厨房有烤箱就能做出来。但就好像在中国大街小巷里遍布着的最常见的小吃一样,一点点微小的调整,也许是火候上的,也许是调料上的甚至于手法上的,都有可能让这个最平凡的食物脱颖而出,与众不同。所以无论是法国菜、意大利菜、德国菜、墨西哥菜或者中国菜,从来没有最出色的的料理,只有最用心的烹饪以及品尝者一颗去感受的心。”

    林可颂很认真地说。

    这才是一直以来,江千帆教给她的。

    “好的。现在就让大家一起来品尝一下最为平凡但也最有可能超出大家预期的蓝莓派。”

    一般人都是用托盘烤出一个完整的蓝莓派之后切开来,但是洁西卡与伊丽丝却制作了一个巴掌大小的迷你蓝莓派。这样的难度很高,因为派很小,所以面皮的厚度就需要更加小心。如果面皮和一般蓝莓派一样厚度,那么中心的水果已经烤熟了,面皮却没有熟。如果面皮太薄了,可能外层已经焦了,可里面的蓝莓还没有达到火候。

    林可颂的餐刀触上蓝莓派的表面,切开的时候毫不费力,松脆的声音让她清楚地知道派的面皮绝对十分成功。当她将蓝莓派分开的时候,里面的馅料仍旧紧紧地贴合着面皮,丝毫没有散开。

    一股浓郁的令人想要用力咬下一口的果香涌入鼻间。

    林可颂望向伊丽丝,她的唇角是淡淡的笑意,似乎在告诉她这个派绝对成功到让她找不到瑕疵。

    林可颂轻轻咬了一口,温热的感觉带起蓝莓的香味,甜美的味道在舌尖扩散开来。外皮的松脆与内线的柔和形成鲜明的对比,酸与甜的完美配比让她欲罢不能。

    “觉得如何?”伊丽丝侧了侧脸。

    “就算给我一大盘,我也能吃完!”林可颂有咬了一口,她细细咀嚼着,不忍心将它咽入喉中。

    “比起那些评论家们天花乱坠的赞美,我更喜欢你这种直接的说辞。江千帆主厨拥有业内公认的最为精准的味觉。作为他的学生,也请你告诉我你在这份蓝莓派里尝到了什么?”

    林可颂歪着脑袋仔细地分辨着每一种味道,她并没有急着回答,而是经过了十几秒的思考。

    “面皮里加入了黄油,和面的时候所用的水是经过薄荷叶浸泡的,所以面皮里有一股淡淡的薄荷清香。啊!还有香兰叶和椰浆!所以面皮这么香,而且这种香味与蓝莓的果香相得益彰毫不突兀!”

    “不错,能尝出香兰叶和薄荷叶的味道。我们放的并不多。馅料呢?”伊丽丝继续问。

    “馅料里面有姜末!肉桂粉!酸橙皮!利口酒!还有……”林可颂眯起了眼睛。

    “还有什么?”伊丽丝微微倾向林可颂,似乎在确定什么。

    林可颂扯起了唇角,清楚地回答伊丽丝:“还有少许的南瓜果泥。它让蓝莓派的馅料更有粘稠感,也让它的甜味更加柔和。”

    伊丽丝闭上眼睛,笑着看向江千帆说:“她有着和你如此相近的天赋。”

    “我只需要一秒就能分辨所有的食材,她却用了将近半分钟。她离我还很远。”江千帆平静地回答。

    “好吧,现在就让我来尝一尝你们的蓝莓派。”

    伊丽丝低头看了一眼盘中三角形的甜点。江千帆采用的是传统的方式制作了蓝莓派。伊丽丝抬起餐叉,轻轻敲了敲派的边缘,“嚓嚓”的声响预示着这个派的面皮烤的也绝不逊于她们的派。

    她侧过脸,看了看派的切面,点了点头说:“从切面可以看出,派馅料的厚度和紧实度都很完美,派的外皮不会太厚也不会太薄。当然这些基本的东西,江千帆主厨是不可能出错的。”

    伊丽丝切下一小块,送进了嘴里。她闭上眼睛,随着每一次咀嚼,她都会微微点一点头。

    “虽然看起来很普通,但是我不得不承认它的味道不但完美也有着惊艳之处。就像是我们在面皮中加入了薄荷一样,你们也加入了香草……”伊丽丝歪了歪脑袋,“还有少许的生姜粉……和玉米粉?”

    “是不是很香?”林可颂笑了。

    “确实很香。馅料的酸甜度也很平衡。除了蓝莓之外,我还吃到了一点点橙子的味道。可是我在馅料里并没有看到橙子,所以你们用的是橙汁。还有白兰地的酒香,它为蓝莓提味,更加烘托了橙子的甜香。橙皮的皮屑是在最后撒上去的,保留了最原本的清新口感。我想要知道,烤蓝莓派的时候,是谁在掌握时间?”

    “时间上有问题吗?”林可颂顿然紧张了起来。

    伊丽丝看着林可颂的表情不由得笑出了声:“因为烘烤的时间很精准。我还以为是江千帆主厨,不过看你的表情,我就知道是你了。做的不错,林可颂。”

    说完,伊丽丝向林可颂伸出了手。

    这让林可颂感到难以置信。伊丽丝一直对她没有好感,甚至于不断地否决她。而今天,伊丽丝竟然朝她伸出了手!

    林可颂握住了对方的手,伊丽丝手指的力度让她明白,自己真的取得这位主厨的认同了。

    “妈妈,你有什么要评论的吗?”

    洁西卡摇了摇头。现在说什么都没有意义了,至少伊丽丝的落落大方能得到在场所有人的尊重。

    “温斯顿主编,到时候宣布结果了。”伊丽丝笑着提醒温斯顿。

    “哦,我在空气中感觉到浓浓的惺惺相惜,都忘记这件事了!”

    温斯顿看了一眼手中的卡片,抿起唇来:“这算是今天最好的结局了。双方各得到了五票!蓝莓派其实是今天最容易也是难度最大的一道料理。但是pk的双方却用这最平凡的料理展现出了最高水平的厨艺。请允许我向他们致敬。”

    说完,温斯顿向他们的方向行礼致意。

    而全场也响起雷鸣一般的掌声。

    “今天,在这里恭喜江千帆主厨与林可颂以九十三票赢得了今日的pk。但是在烹饪领域里,这只是冰山的一角。没有永远的赢家,只有更高的要求。而且,今天的成就也只代表今天,只能代表这九道料理,并不是全部。”温斯顿走向林可颂,轻轻在她的肩头上拍了拍,“可颂,我知道你在这个领域拥有别人没有的天赋。但是无论在任何领域,做任何事情,想要成为大师,就要明白如何从一粒沙看到一个世界。你有幸认识了江千帆这样无论是理念还是技艺都精湛高超的老师,又有机会与洁西卡还有伊丽丝这样的顶级高手对决,也许你会觉得自己何其的幸运,甚至于感觉到自己比其他人更高的天赋。但今天的这一切,只是一粒沙。能否从这粒沙里看懂这个世界,仅仅靠天赋是不够的。”

    “我明白,谢谢你,温斯顿主编!”

    林可颂上前拥抱住了他。

    嘉宾席上的蒙哥马利还有其他主厨们都纷纷起身鼓掌。

    恍然间,她忽然想起了自己参加“大师秀”海选的场景。那时候的自己不仅仅做不好番茄炒蛋,甚至于自己到底想要做什么也不知道。

    而如今,她发现了一个自己所热爱的领域,也找到了自己的方向。

    媒体们十分热络地上前采访,林可颂自然成为了他们的焦点。今天的美食界在猜想,这位初涉美食界的年轻女孩是不是即将成为厨艺大师江千帆的继承者呢?

    也因为今天的pk,让众多前来的纽约市民见识到了江千帆的高超厨艺,一时之间这个主题公园里的中华美食街引起了无数人的兴趣,大家都迫不及待想要尝一尝这里的小吃。

    被掌声与赞美淹没的林可颂并没有感觉到欣喜若狂,更多的是惶恐。

    她下意识不断后退,直到靠入了江千帆的怀里。

    他搂住了她,从容而有条理地回答媒体的各种问题。

    这样的淡泊也感染了林可颂。如同温斯顿所说,今天的一切只是一粒沙,她的面前还有一整个世界的美妙味道等待着探索。

    伊丽丝走到了他们俩的面前,与江千帆握手:“我曾经很欣赏你。欣赏你的严谨,你的精准,你的明锐以及你的固执。我把这种欣赏当□□慕,但是今天我忽然发现,我还是爱慕着你。”

    这番话让整个现场骤然安静了下来。

    就连温斯顿都惊讶于伊丽丝此刻的直白。

    “这么深的爱慕,是因为就一个厨艺大师来说,你太过理想化了。我一直想要成为你。但是现在我明白,我永远是我,不是追随任何人的影子。江千帆,你只需要像一个路灯一样屹立在道路的尽头就好。我知道我可以做你的战友和朋友,但是做不了你的恋人。因为我不是那个让你的心变得柔软,也不是那个让你的灵感从你严谨的思维中迸发出来的人。所以作为你的朋友,我支持你每一次的选择。”

    “谢谢。”江千帆轻轻拥抱了伊丽丝。

    眼泪从她的眼角滑落。

    她小声在他的耳边说:“其实这一场pk并不仅仅是为了给可颂成长的机会,也是为了让我放下,对吗?你想要我知道你并不是轻易爱上了某个人。而是你只会爱着这个人。”

    江千帆拍了拍她的后背,轻声道:“能感觉到我传递给你的信息,你不愧是我最信任的朋友。”

    “所以我还是你餐厅的主厨吗?”伊丽丝离开江千帆的怀抱,站在离他不远不近的地方问。

    “只要你想,你永远是我的主厨。”

    “好吧,江先生。明天餐厅见。”

    伊丽丝笑了,这是林可颂第一次见到她的笑容里没有了高傲,如同正午的日光般耀眼。

    “林可颂,今天还不是我全部的能耐。我们择日再战。”

    伊丽丝捏了捏林可颂的脸蛋,在她还没醒过身来的时候,转过身去挽着母亲的胳膊,挤过涌来的人群,离开了越江楼。

    林可颂摸了摸被伊丽丝捏过的地方,惊讶地扯了扯江千帆的袖子说:“千帆!千帆!她刚才捏我的脸了!”

    “那说明她很喜欢你。”

    江千帆的唇上也带着淡淡的笑容。

    越江楼的pk之战成为了业内的一段佳话,主题公园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人满为患,各种中国风味的小吃成为纽约市民日常谈论的话题。甚至于不少前来纽约观光的其他国家的游客也慕名而来。

    pk结束的一周之内,洁西卡·昆廷几乎守在电脑前关注着美食界的各个杂志和新闻。

    “这完全不可能!竟然没有一家媒体拿我们输给江千帆做文章!甚至于对我们昆廷集团旗下的餐厅赞美有加?江千帆想要做什么?我真的读不懂他了!”

    “妈妈!妈妈!”伊丽丝双手托住洁西卡的脸颊,让她看向自己,“江千帆是一个绅士。他想要做的是证明自己,而不是攻击他人。其实我们本来可以共赢,不需要争锋相对的。”

    洁西卡狐疑地看着自己的女儿。这些报道里面,唯一具有故事性的不外乎是伊丽丝向江千帆表白。也正是这段表白,给这场比赛的结果覆上了一层遗憾而浪漫的气息。

    “我很满足于现在,妈妈。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过自己喜欢过的生活,心里坚持着自己所相信的观点。所以不要在乎那些媒体是如何评价我们的,我们是否比别人优秀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是否一直推陈出新,是否比昨天的自己更优秀。”

    洁西卡扣住女儿的手腕,宽慰地呼出一口气来:“我不知道我们是否比昨天的自己更优秀,但是我知道……你一定会比我更加出色。这样就够了。”

    由于中华美食街的成功,不少餐饮业的巨头将视线转向了中国菜,纷纷向江氏伸出橄榄枝,希望与其合作。

    但是江千帆是一个十分谨慎的人。他并没有盲目扩张,而是更专注于加强餐厅的管理以及厨师的培养。

    几个月之后,林可颂迎来了纽约大学的第一个期末。

    没日没夜地坐在图书馆里翻着书,为论文做着笔记。她的身旁则是专注地用图书馆里的wifi上网的宋意然。

    现在的他比起从前任何一个时候都要成熟,那种慵懒的对一切都无所谓表情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消失不见了。

    他的手指灵活地敲打在键盘上,挪动鼠标时候的动作也显得利落干练。

    此时,林可颂深刻体会到了时间的流逝,那个不靠谱的青梅竹马如今也长大了。

    宋意然停了下来,侧目望向她:“你是在看我吗?”

    “不是看你,难道是看窗外的路灯吗?”

    “你是不是发现我很有魅力啊?”宋意然靠向林可颂,在距离她三厘米左右的地方停了下来。

    仍然是那双轮廓分明的眼睛,戏谑的眼眸却透露出某种深邃悠远的感觉。

    “你一直都很有魅力。”

    “所以你现在甩掉江千帆选择我还来得及的哦!”

    林可颂一把将他的脑袋推开,无奈地说:“今天早上是不是又忘记吃药了!”

    宋意然仰着头笑了,他撞了撞林可颂的肩膀说:“看吧,这就是我和江千帆之间的区别。你永远不会问他‘早晨是不是又忘记吃药’。”

    “无聊。”

    林可颂的手机震了震,是江千帆的短信:我在图书馆外等你。

    “走了!回家了!千帆来接我了!”林可颂开始收拾东西。

    “好吧好吧,走了走了。”宋意然无奈地起身,“你没有觉得江千帆最近把你看的很紧吗?”

    “有吗?难道不是因为最近太忙了,所以相处的时间很珍贵吗?”

    林可颂走到图书馆门口,就看见江千帆撑着盲杖站在路灯的灯光之下。

    一切显得光洁而易碎。

    她挽上他的手臂,漫步在校园里。

    “刚才意然说你看我看的很紧呢!”林可颂把它当做笑话说给对方听。

    他的五官像是黑暗中宁静的海岸线,有着神秘却优雅的轮廓。

    “你上课跟他在一起,上图书馆也和他在一起。你是不是还打算去他的餐厅的后厨?”

    “是啊……不只是我,还有后藤信!你绝对想不到,就连维克特也打算加入我们了!其实他也没有我想象的那么讨厌!而且点子还特别多!在这个餐厅的后厨我们可以随心所欲地创作!”

    提起宋意然的餐厅,林可颂眉飞色舞了起来。

    当林可颂跟着江千帆回到他房间的露台上,空气里是淡淡的可可与奶油交织在一起的甜味。

    林可颂低下头来,竟然发现白色的瓷盘里盛放着一块提拉米苏。

    她惊讶地望向江千帆的方向,此刻他正在整理着什么文件。

    她很了解江千帆的生活习惯,这家伙是绝对不可能在晚上八点钟以后吃甜点的。

    “千帆!这是梅尔为我准备的提拉米苏吗?看起来好好吃啊!”

    林可颂抿着小勺,嘴馋了起来。

    “是我给你做的。”

    江千帆靠着露台的墙边,手中还拿着文件。

    “你做给我的?”林可颂睁大了眼睛,“这么晚了还给我吃甜点?”

    这是要把她养成猪再宰来吃掉的节奏吗?

    “如果你不想吃我可以让梅尔收走。”

    “不用不用!我吃!”林可颂喜滋滋地吃了起来。

    而江千帆却并没有离开,依旧站在原处。

    林可颂好笑地说:“你还要站在这里等我吃完吗?你该不会在提拉米苏里放了一枚求婚戒指之类的吧?”

    “你喜欢那样的?”江千帆侧了侧脸,好看的眉心皱了起来。

    “不是啊!我在开玩笑啊!那种……电影里夸张的浪漫根本不适合你!”林可颂一边说一边笑。

    “如果我真的在提拉米苏里放了戒指,你一定会不小心吃下去。最后还要闹到上医院,那根本不是浪漫,而是灾难。”江千帆在林可颂的身边坐了下来。

    那一刻,林可颂忽然觉得有点煞风景。

    “不过可颂,你知道提拉米苏的寓意吗?”江千帆问。

    “我知道,‘带我走’嘛!”

    “还有呢?”

    他的五官有着独特的美感,仿佛每一道线条每一次起伏都撩动着视觉上最动人的地方。

    越是接近,就越是清晰。

    “……还有……还有……‘记住我’。”

    “所以你应该明白这是表白,对吧?”

    “嗯……”林可颂点了点头,忽然之间又觉得有什么不对劲。

    江千帆早就跟她表白过了!现在还来表白干什么?

    “那就在这里签字吧。”

    他将一份文件推到了林可颂的面前。

    看到文件名称的时候,她差点没把刚吃进去的提拉米苏给喷出来!

    “你搞没搞错啊!这个不能乱签的!”

    最重要的是用一块提拉米苏收买她签这个文件的,只有江千帆能做的出来啊!

    “我是经过了深思熟虑才把它带来给你签字的。我知道我的求婚并不浪漫,没有鲜花,没有闪亮的钻戒,也没有甜言蜜语。但是如果你喜欢……我会给你整整一个庭院的攀缘玫瑰。我也不会蠢到以为用一枚钻戒就能永远锁住你。我会牵着你的手,做你永远的戒指。我会带你去品尝所有的美味,也会和你一起创作属于我们自己的秘方。我不知道这样是否足够?”

    林可颂看着他严肃而认真的表情,按住了自己的眼睛。

    她所认识的所有人里面,也只有江千帆会用这样面无表情一本正经地说着这样的话。

    “所以……你最近真的看我看得很紧了?”

    “……算是吧。”

    “你有一点点小不安?”

    “毕竟你不像我这样专情。”他说的还是很认真。

    “……你是不是在嫉妒宋意然啊?”

    “你应该知道一个形容词叫做‘狼子野心’。”

    林可颂的眼泪就快笑出来了。

    她伸长了手臂,捏了捏江千帆的脸颊:“我以前怎么没发觉你这么可爱?”

    “既然觉得我可爱,就签字吧。”江千帆还是一本正经。

    林可颂趴在桌上捂着肚子笑到胃抽筋。

    千帆,其实你就是我的那一粒沙。

    透过你,我看到了一个不一样的世界。

    当然,这样的话我是不会告诉你听的。

    就让你一直这么可爱下去吧。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