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 > 舌尖上的心跳 > 第46章 成为林可颂

第46章 成为林可颂

笔趣阁顶点 www.bqdd.cc,最快更新舌尖上的心跳 !

    宋意然靠向她,他的唇线轻轻扯开,缓如抽丝。

    那一刻,林可颂有一种如同提线木偶一般被对方牵动着。

    她甚至有一种就这样跟他走吧的冲动。

    但是这样的冲动当她的脑海中徘徊起江千帆冰凉嗓音缓缓道出的“我喜欢你”时,她的思绪就像被烫伤一般迅速收回。

    “嗯,我想清楚了。我会挺到最后屹立不倒的!”

    宋意然看着她,目光很深很远。在她的印象里,他从没有这样看着她。

    那是一种犹豫,犹豫之后是不得不放弃的颓然。

    “好吧。无论有什么事情,都记得告诉我。”

    “我知道。”

    “还有,等到那个‘大师赛’结束,无论结果如何,你都不能再住在这里了。”

    “怎么了?我觉得你好像特别介意我住在这里?”林可颂歪着脑袋笑问。

    “因为,我不乐意。”

    没有多余的解释,宋意然转身而去。林可颂有一种摸不着头脑的感觉。

    当她回到别墅内,才刚走了几步的时候,赫然发觉江千帆撑着盲杖就靠着墙壁。

    “江……江先生!你怎么在这里?”

    “等待你的决定。”

    “什么决定?”

    今天江千帆和宋意然都吃错药了吗?齐齐选择说话只说一半?

    江千帆缓缓走向她,他伸出手来,在空气中寻找着,最后终于触上了林可颂的肩膀。

    林可颂紧张了起来,直到江千帆将她按进了他的怀里。

    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

    温暖的好像所有血液的流动和思维都停驻,她迟钝的感觉像是被江千帆传染了一般变得敏锐了起来。

    他在她耳畔的呼吸,甚至于她的每一根发丝都在感受着来自他手指的温度。

    “决定不放弃。”

    “我为什么要放弃?”

    从最初走到现在,她想不出任何放弃的理由。

    江千帆放开了她,那种温暖离自己而去的感觉让林可颂骤然空落了起来。

    只是当她抬起眼的时候,熟悉的错觉再度涌上她的心头。

    江千帆唇角的凹陷很深很深,在光影交叠之中有着谜一样的魅力。

    他似乎是笑了。

    只有用心去感受的人,才能发觉。

    “可颂,只要你想做到的,或早或晚都会做到。”

    他的声音很淡,淡到听不出任何感情。

    但是她却明白他的潜台词:无论什么我都会帮助你,陪伴你,甚至仰望你去你想去的地方。

    “这样子的江先生……一点都不像江先生。”林可颂抿了抿嘴唇,笑着说。

    “我就是我,没有什么像或者不像。”江千帆的眉眼依旧是天经地义不可动摇的风度。

    那一刻,林可颂真的相信这个男人是喜欢自己的。

    “可颂,我知道你喜欢的人是宋意然。”

    林可颂全然讶异地看向江千帆。

    “你的呼吸告诉我,你很惊讶我会知道。”

    “你是怎么知道的?我对梅尔还有对你说的都是……宋意然是我的朋友还有同学……”

    “你对他说话的声调,你拽着他衣角的动作,你为这顿晚餐所准备出的食物的味道,都让告诉我,你在压抑对他的喜欢。如果我是你,我会大胆地说出来。”

    “因为你是江千帆,所以你不会懂这种一旦说出某句话就会让你喜欢的人远离你的担心。只要我好好地忍耐,也许就能一直站在离他不远不近的地方……喜欢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它可以让一个人勇敢到无所畏惧,也会让一个人怯懦……我胆怯着一个忍不住就毁掉我和他现在的默契,怎么修补都再也回不到过去。朋友和情人都可以黏在一起,却又有着天壤之别。可是踏出那一步……靠的却不只是勇气,还有破釜沉舟的决心。”

    这样的话,她压抑在心中已经许久许久,无法倾吐也无人可以聆听。

    “做不到破釜沉舟说明你还不够喜欢他。以后,试着去喜欢那个让你勇敢的人。”

    江千帆从容地向前走去。

    而在林可颂的耳边,似乎响起空气干燥到迸裂的声响,有什么从理所当然地与她擦身而过,心底一直被宋意然紧紧捏住的地方即将豁然开朗。

    之后的每一天,林可颂的时间几乎都在厨房中度过。

    江千帆从每天做两道菜让林可颂根据所品尝的味道做出菜品,到每天三、四道菜,林可颂发觉自己正快速地从江千帆那里掌握各种烹饪技巧。无论是烧烤、煎炸还是烘焙,她发现自己越来越得心应手。

    半个月之后,江千帆已经不再做任何菜给林可颂品尝了,而是给她有限的食材,让她自己去搭配想象,并且做出她认为好吃的东西来。

    这样的挑战即富有难度,又想象力十足。每当她看见江千帆低下头来品尝她所做的菜时,她都会有一种很紧张的感觉。特别是江千帆唇缝张开,倾下身来,发丝沿着额际摆过时,林可颂的神经无比集中,仿佛等待着□□大彩票号码被揭示一般。

    她一直记得自己与江千帆之间的约定,如果有一天自己做出了让江千帆觉得好吃的东西,江千帆就会答应自己一个条件。

    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她的条件大概就是让江千帆对她笑一下吧?

    说不定江千帆的笑会比哭还难看呢?

    林可颂正揉着面,一边用力一边在脑海中畅想。

    “你在胡思乱想什么?”

    微凉的声音在她的耳畔响起。

    “没有啊!我在和面啊!”

    “你忘记放鸡蛋了。”江千帆靠得很近,林可颂可以清楚地看见他的眼睫毛,“还有,不切实际的幻想不要用在我的身上。”

    林可颂囧了……

    这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她想什么对方总是一清二楚?连发呆都不行?

    这不科学!

    虽然江千帆对她的洞察力让她有点苦恼,但林可颂觉得每一天都过得很快。有时候侧过脸,或者抬起头,她就能看见江千帆安静地撑着盲杖坐在不远不近的地方。

    他的侧脸很美好,只是他自己永远不可能知道。

    一天的厨艺学习结束之后,林可颂经常会去给宋意然做东西吃。

    这家伙的第一个学期就快结束了,压力最为大的期末考试即将来临。在林可颂的印象里,宋意然一直属于学霸类型的人物,根本不需要费心思做题看书什么的。但是这一次不同,貌似他的教授以及任科导师十分严格,这家伙竟然在书桌前一板一眼地做笔记翻书整整一周不放松了。

    端着餐盘站在书房的门口,可以很直观地看见宋意然戴着黑框眼镜神色严肃地做着笔记的模样。

    林可颂将餐盘放在他的书桌边却并不急着打搅他,直到他将一整个章节翻过去。

    他将笔卡在书页之间,侧过脸来向林可颂张开嘴:“啊——”

    林可颂想说你的少爷病怎么又犯了,但是当她对上他镜片后面含笑的眼睛时,他知道这家伙是故意的。

    她叉起一小块培根鸡蛋卷,用恶狠狠的表情塞进宋意然的嘴里。

    他闭上眼睛,一边点着头一边咀嚼。

    “喂,好吃么?”

    “好吃。你现在煮出来的方便面都很有意面的风范了。”

    “去死吧。”林可颂将一大块塞进他的嘴里。

    宋意然差点没哽住,这家伙就是被食物给噎了的样子也那么好看。

    “喂,还有一周比赛就要开始了,你有没有很紧张?”

    “说不紧张肯定是装逼了啊!我没有那么好的心理素质。”林可颂呼出一口气来。

    她不知道届时所谓的“大师秀”将会是怎样,她将面临什么样的挑战。

    当比赛开始,她身边所环绕着的将只剩下竞争对手,她不可能得到江千帆的指点,一切将要靠她自己。

    “等到比赛结束,不要忘记你答应过我的事情。”

    宋意然的眼眸沉敛,林可颂莫名感觉到压力。

    就在这个时候,宋意然的手机响了。

    他看了一眼手机号码,唇上扯起一抹略带嘲讽的笑意。

    他起身,来到了窗边,拉长了声线,笑着说:“大哥,好久不见啦!”

    他们之间的谈话,就宋意然的语气来说,像是“兄友弟恭”。

    但是林可颂知道,宋意然对他的大哥感情很复杂,从最初的尊敬到之后的失望再到“就这样吧”,一步一步走到今天的地步,林可颂知道宋意然在心痛。

    挂掉了电话,宋意然回头看了眼林可颂,笑了笑说:“宋意凡竟然说要来纽约看我。”

    “那么你打算怎么办?”

    林可颂知道,这些日子宋意然所表现出来的认真只怕又要远去了。

    “嗯……”宋意然伸了一个懒腰,干脆地将书页合上,“当然是不要让自己看起来太用功。”

    说完,他意兴阑珊地将餐盘挪到自己的面前,开始吃起了蛋卷。

    林可颂什么也没说,大喇喇坐在他的书桌桌角上荡着双腿,看他吃东西的样子。

    他的睫毛很长,从这个角度俯视,显得更加纤细悠长,仿佛有流沙自他的眉眼间稀稀疏疏地滑落。

    “可颂,吃你做的东西,是我来到纽约之后做过的最快乐的事情了。”

    “那么你觉得这个味道能让我赢得最后的冠军吗?要知道,那可是三十万美金的奖励啊!”

    宋意然轻声一笑:“你最后到手的可不会有三十万这么多。”

    “啊?为什么?”

    宋意然仰起脸,捏了捏林可颂的鼻子:“傻瓜,你以为不用交税的吗?”

    林可颂的脸顿然垮了下去。

    “不过,我觉得你一定会成为冠军的。所以可颂,如果有一天我开始经营饭店了,你会来做我的主厨吗?”

    他的眼睛里是一种动人的期待。

    “你敢请我,我就敢做。”

    两人相视而笑。

    当林可颂回到江千帆的别墅时,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

    她踏入客厅,发现江千帆穿着一件格子休闲衬衫坐在沙发上,而梅尔正端着平板电脑念着一篇很长很长的文章。

    这是林可颂第一次看到江千帆如此休闲的打扮,忍不住多看他两眼。

    梅尔却直接叫住了她:“可颂,我觉得这篇文章你来读会比较合适呢!你一定会从中学到很多有用的东西!”

    林可颂看向江千帆,他对于梅尔的建议没有任何反对的意思。于是她接过了平板电脑,看了一眼文章内容,发现竟然是一位名叫莉莉丝的主厨所写的关于烘焙的技巧。

    林可颂接着后面继续念了下去。一边念,一边下意识看向江千帆。

    他的生活一向很有规律,这个时候他应该待在自己的房间里,倒上一小杯红酒,倚靠着露台思考着他的饭店、新的菜色或者其他很有意义的东西。

    当梅尔走远,一直沉默着的江千帆开口说:“明天,我会做鹅肝鹌鹑,你要好好品尝。”

    鹅肝鹌鹑?

    林可颂眨了眨眼睛,要知道这可是江千帆的拿手名菜!

    之前她虽然看他做过,但那个时候她对烹饪技巧一无所知,根本不明白江千帆每一步的意义所在。但是现在,她一定会睁大了眼睛记清楚他每一个细小到看似微不足道的动作!

    “既然是学生代替导师参加比赛,那么烹饪导师名菜的环节应该是不会少的。”

    江千帆站起身来,走向楼梯的方向。

    “这篇文章不需要再念下去了吗?”林可颂狐疑着问。

    “不需要。它刚出版的时候,梅尔已经念过一遍了。”

    啊?那梅尔刚才为什么……

    等等,江千帆不会是在等她回来吧?

    林可颂抬起眼来望向江千帆不紧不慢走上楼梯的身影,宛如昼夜转换,犹如幻觉。

    就在她即将看不见他的身影时,江千帆忽然停下了脚步,“可颂,今天和宋先生在一起的时候,你快乐吗?”

    “啊?”林可颂惊讶于江千帆怎么会忽然问这个问题。

    或者说,他会在意这个问题让林可颂有些惊讶。

    就算他说过喜欢她,但是在林可颂看来,江千帆对她的好感完全不谙尘世烟火……但事实上,他也会在意她和宋意然在一起吗?

    “他快要考试了,我只是做了一点东西给他吃。”

    “如果遇到任何让你觉得不快乐的事情,不要留恋,早点回来。”

    林可颂在那一刻似乎明白了江千帆在这里等待着她的用意。

    他知道她对宋意然怀抱着怎样的感情,所以他不想要她在宋意然那里受到任何的伤害。

    躺在床上的林可颂,脑海中不断回荡着的就是江千帆的那句“早点回来”。

    它清冷,看似平静无澜,却像是温热的手掌,捂住了林可颂的心脏。

    被感动其实很容易。

    一个女人一生之中会被感动很多次,看着日出日落,仰望秋水碧连天,一本小说,一部电影都可以心有感触潸然泪下。

    但是从喜欢一个人到爱上另一个人,却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谢医生曾经提醒过她,江千帆一旦爱上某个人,是绝对而纯粹的。

    他是一个克制的人。林可颂知道他不会让自己的“绝对”成为让对方窒息的原因。

    她知道,他是美好的。

    “江先生。”

    “怎么了?”江千帆停下了脚步。

    “现在的我,尊重你,甚至崇拜你,但是并不是喜欢你。”

    心里是怎么想的,就要诚实地说出来。就算她不说,他也能感觉到。

    “谢谢你告诉我。”

    江千帆的脸上仍旧不怒不喜。这个答案完全在他的意料之中。

    他的淡然反而让她有些手足无措。

    “因为我对你很重要,所以你不会轻易地接受我。你是那种越在意就越小心的女孩。对宋先生是这样,对我也是这样。你担心的从来不是被拒绝,而是失去。比起那些快刀斩乱麻的女人,也许你很懦弱,但对于我来说很可爱。因为一旦你积攒了足够的勇气,跨出了那一步,你会比那些看起来敢爱敢恨的女人更加义无反顾。”

    林可颂的眼睛微微酸了起来。

    为什么这个男人用三个月就看透了她?

    “谢谢你,江先生。”

    “晚安,可颂。”

    说完,江千帆的身影消失在了楼梯的尽头。

    而林可颂的心就像是被拨乱的流水,蜿蜒曲折,最后还是汇入了大海。

    现在的每一天都很宝贵,完全进入了“大师秀”的倒计时阶段。

    今天就要品尝到江千帆的鹅肝鹌鹑了,林可颂不由得紧张了起来。

    但是江千帆并没有让她在一旁观摩的意思,而是让她坐在房间的露台上。

    今天的日光很好,懒洋洋落在露台的边沿。空气中是攀援玫瑰淡淡的香氛,心绪随着微风轻轻摇摆。

    她闭上眼睛,明明越是临近比赛自己应该会越紧张,可此刻她的心绪却很宁静,全然没有参加高考时候的惶惶不安。

    海虾的香味与豌豆的浓郁气息在空气中若隐若现。

    林可颂侧过脸来,身着西装打着领结的梅尔端着一个餐盘来到了她的面前,餐盘上罩着一个罩子,让人看不到里面盛放着的是什么。

    他眼中的笑意深浓,角度正好地倾下身来,“可颂,猜猜看今天的前菜是什么?”

    这个味道,她永远不会忘记。那是她在高级餐厅的后厨里,看着江千帆做过的第一道菜,当时主厨布罗迪是他的副手。

    “没想到还有前菜……我以为只有主菜呢!是豌豆虾冻对吗?”

    “你的鼻子可真灵。”梅尔将罩子取了下来。

    眼前的豌豆虾冻被切成厚薄均匀的六片,豌豆的嫩绿与虾肉的洁白相得益彰,冻膜在日光之下散发出诱人的光泽,更不用说微酸的青梅酱垫在盘底,丁香、姜黄、罗勒的味道交融,林可颂只吃了一小块就觉得口感细腻,口齿间都是豌豆与虾仁的浓鲜。而且这个冻膜的口感十分自然,没有一点明胶的味道。

    “这是用猪皮熬出来的冻膜……需要好几个小时的时间,难道江先生昨晚就准备了猪皮冻膜?”

    “先生是今天早晨八点就开始准备的。”梅尔笑着回答。

    林可颂愣住了:“这么早?难道说今天还有其他的客人吗?”

    “今天先生,只有你一位客人。”

    林可颂低下头来,看着盘中精美的前菜,忽然舍不得再吃下去了。

    “先生说,不要费心思去猜想食物的制作方法。只要去享受食物的味道就好。现在的你,已经不再是对烹饪一无所知的门外汉了。先生相信,只要是真正的美味,就一定会被你的大脑记住。而只要被你记住的味道,或早或晚,你都一定能够做出来。”

    梅尔退后了两步,十分有礼地离开了露台。

    林可颂的心却如同要飞起来一般轻盈。

    她美美地享受着前菜,那种虾仁与牙齿相撞时候自然弹开的感觉。

    当前菜用完,梅尔就像是计算好时间一般,送上了主菜鹌鹑鹅肝。

    那样精美的摆盘,让人忍不住破坏盘中的一切。

    林可颂简直难以想象,失去视觉的江千帆是如何做到这一切的。

    同一道菜,他一定做了成千上万次才达到现在的程度。

    这是一道代表江千帆烹饪水平的名菜。

    林可颂用力吸一口气,切开了鹌鹑。鹅肝的浓香完全被锁在鹌鹑里,毫无腥味,配合着各种香料的气味,此起彼伏。送进嘴里,她首先品尝到的是鹌鹑被煮到恰到好处又被烘烤之后独特的肉香,当牙齿咬下,触上鹅肝,嫩滑而风味浓郁,食材本身的自然气韵与香料完美地糅合在了一起。

    明明都是肉类,却完全不腻口。

    甚至于口齿之间最后留下的微弱酸甜味道,令她食欲大动。

    仿佛根本吃不够,她觉得自己还没有牢牢记住这道菜所有的风味,盘子却已经空了。

    这时候,房间的门外传来很有节奏的脚步声,是江千帆。

    他推开门,身上仍旧穿着主厨的白衫,整个人显得精致有条不紊。

    他的左手托着一只盘子,身后跟着的是梅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