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 > 神偷拽妃,王爷滚远点 > 第145章 谁抛弃了谁?

第145章 谁抛弃了谁?

笔趣阁顶点 www.bqdd.cc,最快更新神偷拽妃,王爷滚远点 !

    南靖安和南诚齐得意地扬起了眉,只要白子琪是站在他们这一边,他们三人的兵力是足够与南翼玄抗衡的。

    现在包围着玄王府的兵力,全部都是白子琪这边的,而他们两人的兵力则集中在皇宫里,里应外合之下,定能杀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因为南翼玄虽然握有南月国一半的兵力,可是他们大部分都驻守在边境,远水救不了近火。

    就算他们有逆月阁和雪影楼的人,就算外面的人都被除掉了,可是这里还是他们占的上风,皇宫里面还是他们的主场。

    所以,这场仗,谁输谁赢,还没有定数询!

    可是,就在他们还没得意够的时候,前面的白子琪忽然一个转身,将手中的长剑对准了南诚齐的心窝。

    “你……”南诚齐和南靖安面色巨变,但他们只说了一个字,就被南翼玄给打断掉了霰。

    “皇叔,皇兄,造反这么重要的事情,你们怎么就如此的不谨慎呢?竟然想到让父皇的心腹来带兵帮助你们,真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南翼玄的话让南靖安脚下一软,南诚齐总算是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咬牙道:“白子琪,你……你背叛我们?”

    “我白子琪自始至终都是皇上的人,何来背叛之说?”白子琪的声音浑厚,就如同他的沉稳和肃穆一般。

    “皇叔,我们该怎么办?”这下子,南靖安是真的慌了,玄王府里里外外可都是白子琪的人,现在远水救不了近火的人是他们啊。

    他就知道,白子琪这个人不可靠,他甚至还给逆月阁下达过刺杀任务,可是最终他们却放弃了任务。

    现在想来,肯定是南翼玄早就知道了白子琪是他这边的人,所以才不肯接下这个任务的吧。

    可是也不知道为什么,南诚齐却却白子琪不会有问题,即便他在朝堂上反对过他,南诚齐还是没有改变主意。

    这下可好,他们都载在了白子琪的手中!

    未等南诚齐开口,一直没有说话的南君曜忽的开口道:“白将军,将叛贼南诚齐和南靖安拿下,关入天牢,再行问罪!”

    “是!”白子琪一声令下,几个士兵上前,正要架住南诚齐和南靖安。

    而此时的两人,已经是穷途末路,知道被抓住的话肯定是一死。

    南诚齐飞快地刺死了两个靠近南靖安的士兵,对着他大吼道:“安儿,你先走!”

    南靖安刚刚还在埋怨着南诚齐的失策,此时却因着他的这句话而小小感动了一下,但他还是毫不犹豫地朝着外面跑去。

    可是这么多人围着呢,哪容的他逃离,几个士兵瞬间就围了上去。

    双拳难敌四手,不消一会儿,南靖安和南诚齐就浑身伤痕累累,眼看着就快支撑不下去了。

    “皇上,皇上饶命啊!”此时,一直处于呆愣中的张翠跪着爬到了南君曜的面前,一边磕着头,一边道:“皇上,王爷和安儿是一时糊涂,请您给他们留一条生路吧。求皇上开恩,开恩吶。”

    南君曜居高临下地看着匍匐在地上的张翠,想着他们当时兄弟娶了姐妹俩,成为了南月国的一段佳话,可是现在……

    视线转向浑身浴血中的两人,南君曜心中终究是有点不忍,不管怎么说,这两人的体内,都流着跟他一样的血啊。

    询问的眸光看向南翼玄。

    南翼玄明白他眸中的意思,对着南君曜点点头道:“父皇,一切由您做主。”

    南君曜心中甚感欣慰,因为在这样的情况下,将这两人杀死,就等于是替南翼玄除去了后顾之忧。

    他叹了口气,出声道:“白将军,住手吧。”

    白子琪一声令下,正在围攻着两人的士兵停住了手。

    南诚齐和南京安再也支持不住,双双倒在了地上,他们的脸上,身上,已经是伤痕累累,狼狈不堪。

    跟之前的威风凛凛简直是判若两人。

    “你们两人,知罪了吗?”南君曜威严的声音在他们的头顶响起。

    “哈哈哈!!”南诚齐大声笑了起来,鲜血从嘴角流出,带血的面容一片狰狞,“知罪,何罪之有?这本就是你自己儿子的东西,他只是想早一点得到而已,有什么罪吗?”

    “混帐东西!”南君曜一声怒喝,“事到如今,你居然还执迷不悟,你要朕如何饶了你的性命?”

    南诚齐的笑中满是讽刺,“你是君,我是臣,君叫臣死,臣能不死吗?”

    顿了顿,他忽然又声嘶力竭地叫喊起来,“凭什么?你我都是父皇的儿子,他凭什么把皇位给了你?而你跟那老东西一样,为了南翼玄,竟然利用安儿这么多年,都是儿子,你们为什么要偏心,为什么呢?”

    南诚齐这话,总算让南君曜明白了他为何会这么大胆地要帮助太子逼宫。

    原来他这个皇弟,对于自己能登上这个帝位,一直都耿耿于怀,这么多年的心结在那里,所以他一心想让自

    己的侄子南靖安登上这个位置。

    “皇弟啊皇弟……你们以为这个位置真的很好吗?真的就是权势滔天,无人能及了吗?”南君曜叹了口气,语气中带着无奈,“若真的如此,朕为何在柔妃出事之后忍气吞声,对皇后连一句责备都不敢呢?又为何明知道萧太傅是冤枉的,还害得他家破人亡,被贬他乡呢?”

    南君曜的话让南诚齐沉默了,也让现场沉默了起来。

    是啊,即便是站在最高处到那个人,也会有着他的无奈,也会有他无法做到和实现的事情。

    那么他们这些人还有什么好自怨自艾的呢?

    “玄哥哥,玄哥哥,皇嫂嫂不见了!”就在此时,一道轻灵却带着焦急地声音忽然传了过来。

    南翼玄和云落同时看了过去,却见一身粉色纱裙的南静媛像一只蝴蝶般朝着他们这边跑来,她的身后跟着黑瞳。

    这丫头,敢情是去新房找了皇嫂嫂去了,发现她不在,就着急了。

    忽然,她猛地停住了脚步,眨巴眨巴大眼看着穿着喜袍的两人,还有穿着黑衣的南翼玄和云落,傻眼了。

    她看看这个,再看看那个,咬着手指道:“咦,为什么会有两个玄哥哥和皇嫂嫂啊。”

    南景玹无语地笑了起来,正想跟她解释,忽然面色一变,“小心!”

    随着这声小心,南翼玄和云落飞身跃起,朝着南静媛那边跃去。

    可是他们还是晚了一步,南靖安已经抓住了南静媛,长剑架在了她的脖子上,“你们要是敢靠近一步,我马上就杀了她!”

    刚刚的南靖安一直躺在地上,而南静媛停下的位置正好在他的附近,穷途末路的他只能背水一战。

    是南翼玄他们疏忽了。

    “孽子,你这个孽子!”南君曜气得都快晕倒了。

    他和南翼玄想要放他一条生路,可是他却自己往火坑里面跳。

    这一次,是死是活,他再也不会管了。

    南翼玄站在离南靖安五步远的地方,浑身笼罩着一层寒意,冷声道:“南靖安,你不想死的话,就放了她!”

    “呵呵,你以为我会相信你吗?”南靖安冷笑起来,“南翼玄,逆月阁的阁主,杀人如麻,我会相信你能放过一个危及到你地位的人吗?”

    云落站在南翼玄的身边,看着吓得脸色惨白,却乖巧地不敢多说一句话的南静媛,声寒如冰,“南靖安,皇上和玄都已经答应放你们一条生路了,你这是在自寻死路!”

    “云落!”南靖安的视线转向云落,眸中百般的复杂,“你明明有着那么厉害的身手和身份,却一直装成一个废物,为的就是想让我退掉婚事吧。南翼玄到底哪里好了,为什么你们一个个的都要帮助他?明明我才是太子,我才应该是南月国未来的帝王,为什么你们都要抛弃我?为什么?”

    “南靖安,你错了。”云落冷冷地勾了勾唇,“抛弃你的不是我们,而是你自己。”

    “你什么意思?”南靖安疑惑地皱眉。

    云落继续道:“百花宴上,当时那杯酒你若是真心敬我,现在估计就没南翼玄的什么事情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