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 > 神偷拽妃,王爷滚远点 > 第139章 无理取闹

第139章 无理取闹

笔趣阁顶点 www.bqdd.cc,最快更新神偷拽妃,王爷滚远点 !

    云落的视线朝着南翼玄的书房瞥了一眼,而后回到了萧菲儿手中端着的托盘上,眸光沉凝地道:“你在做什么?”

    “我……”那森冷的声音,凌厉的眸光,让萧菲儿遍体生寒,但她还是一咬牙,抬起头对着云落一脸天真地道:“我在给玄哥哥换药啊。他受了伤,每天晚上都是我帮他换的药呢。”

    萧菲儿的这句话刚落下,周围的空气骤然变冷。

    可是当她看向云落的时候,却发现她正在笑。

    “是么?”云落嘴角的笑意味不明,她凑近了萧菲儿一点,“那每晚除了给他换药,你们还做点别的什么事吗?询”

    萧菲儿愣了愣,显然没料到云落会问得这么直接。

    但是她既然问到这个份上了,自己不顺水推舟一下,那就是傻子了霰。

    于是,她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一脸娇羞地道:“这孤男寡女的,还能做什么呢?玄哥哥他,对我可好了……”

    原以为云落在听到这话之后,会彻底爆发的,她甚至都做好了被打的准备。

    若是云落真的动手了,那她就趁机大叫,正好让南翼玄出来看看她的真面目。

    可是,她再一次失策了,云落听了她的话之后,只是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而后不再理睬她,径直朝着南翼玄的书房走去。

    就这反映?

    萧菲儿有点急了。

    若是云落直接去问了南翼玄,那她的谎言不是要被戳穿了吗?

    到时玄哥哥肯定会讨厌她的。

    想到这里,她忽然朝着云落扑了过去。

    云落感觉到了身后的异动,身子朝着边上侧了侧,萧菲儿正好擦过她的身体,摔在了她面前。

    “哐啷”一声,手中的托盘落地,上面的药瓶砸在坚硬的青石板上碎裂开来,萧菲儿的手掌正好按在了那些碎片上面,鲜血直涌。

    “啊,好痛,好痛!”萧菲儿看着鲜血直流的手,痛苦起来,“嫂嫂,你为什么要推我?”

    她推她?

    云落眸子一眯,厉色顿显。

    此时,听到声响的南翼玄正好走了出来,看到一身黑衣的云落正站在那里,而萧菲儿则坐在地上,手上鲜血淋漓。

    “怎么了?”他走到云落的身边,皱着眉道:“落儿,你怎么来了?”

    明天是他们成亲的日子,按照规矩他们在今晚是不能见面的呢。

    可是南翼玄这句话,听在云落的耳中却是变了味,好似在责怪她不该来一样。

    她冷冷地勾了勾唇,不答反问道:“你的菲儿说我推倒了她,你信么?”

    刚刚萧菲儿叫得这么大声,南翼玄肯定是听到了的。

    南翼玄并没有立刻回答她,只是拉了拉她的手道:“落儿,有什么事情我们等会再说,现在先给菲儿的手止一下血吧。”

    “止血?”云落眸中的寒光更甚,嘴角却绽开了一抹笑容,“好啊,那你先忙,我在里面等你。”

    说完,她再也不看南翼玄一眼,径直朝着书房里面走去。

    “砰!”书房门被重重地关上,南翼玄被砸的心尖儿一颤,知道云落是真的生气了。

    看来待会儿要花点时间哄她了。

    想到此,南翼玄连忙将萧菲儿从地上扶了起来,而后又捡起地上的纱布,随意在她的手上裹了一下,便开口道:“菲儿,你赶紧去找府医包扎一下吧。”

    他竟然就这么不管她了?

    疼痛加上委屈,萧菲儿的眼泪越流越多,“玄哥哥,你相信菲儿的话吗?”

    她问了一个跟云落一样的问题。

    潜意识中,南翼玄自然是不相信的,这也是他刚刚没有立刻云落的原因。

    因为他不想在萧菲儿的面前那么说,惹得她更加的伤心。

    可是现在,却由萧菲儿的口中问了出来,要他怎么回答。

    南翼玄的犹豫让萧菲儿哭得更凶了,“我知道你不相信我,可是我说的都是真的。嫂嫂见我端着伤药,以为每晚都是我帮你换的药,她甚至还怀疑我们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情,所以才生气地把我推倒了。”

    这话让南翼玄心中咯噔了一下,难道云落真的是这么认为的吗?

    她就这么不相信自己?

    “我知道了,你先去把伤口处理一下吧。”南翼玄的面色沉了下来,说完这些之后,转身便走。

    南翼玄在生气?

    看着南翼玄推门进入书房,萧菲儿的脸上还带着泪水,嘴角却勾起了一抹诡异的笑。

    呵呵,如果她的血能让他们两人产生一点间隙,那么就不算白流了。

    南翼玄进入书房之后,云落正坐在他的书桌前,手中把玩着什么东西,见他进来,甚至连头都不抬一下。

    原本因为萧菲儿的话而产生的怒气,在看到云落之后就消散不见了。

    <

    p>南翼玄走到了书桌前,轻轻地开口道:“落儿……”

    他才叫了一声,云落的手忽然伸到了他的面前,摊开掌心,一枚珍珠耳环赫然出现在里面。

    “这是……”南翼玄有点怔然。

    “这是我刚刚在你的椅子旁边捡到的。”云落冷然一笑,“你别告诉我,这耳环是我的?”

    南翼玄太阳穴“突”的一跳,他认出来了,这耳环是萧菲儿的。

    “刚刚她的确进我书房了。”南翼玄大方的承认,“但进来一下马上就出去了,你不要误会了。”

    “我当然不会误会了。”云落将耳环往桌上一丢,起身跟南翼玄平视着,“但是你好像有所误会。”

    “我误会什么?”云落那看似无谓的态度,让南翼玄有点心慌。

    因为云落就是这样,越是生气,就越表现地无所谓。

    果然,云落的眸光冷了几分,“我没做过的事情,你凭什么替我道歉?你在对着萧菲儿说出‘对不起’三个字的时候,就代表你已经相信了她的话!”

    原来,刚刚南翼玄和萧菲儿还在里面的时候,云落就已经来了。

    她甚至还看到了映照在门上,两人抱在一起以及南翼玄轻柔地抚摸着萧菲儿头发的影子。

    所以,此时的云落是忍着多大的怒气,也就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南翼玄显然还没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云落的咄咄逼人让他觉得有点难堪,“当时我只是想让她不要哭了,一时情急才那么说的,我没有不相信你的意思。”

    “一时情急?”云落继续冷笑,“一时情急之下你就可以抱她,揉她头,那若是十万火急的时候,你是不是就可以直接亲她,吻她,甚至是上*床了呢?”

    “云落!”南翼玄一声怒吼,双眸直直地瞪着云落,气得嘴巴都快歪了,“你就这么不相信我?”

    这个女人,竟然连这样的话都说的出来!

    面对发怒的南翼玄,云落毫不示弱,“彼此彼此了,你对我的信任,也不过如此。”

    南翼玄生气地质问:“当初我要把她带到月城来的时候,你明明也是同意的,为何现在又要来怀疑我?”

    云落讽刺地回击:“你当时只说带到月城来,可没说一直要把她藏在这玄王府中!”

    其实云落并不是真的怀疑南翼玄和那个萧菲儿有点什么,她气的是,南翼玄当初明明说要把她送到太后那边去的,可是都这么多天过去了,这萧菲儿却还好好地待在这玄王府中。

    “云落,你简直是无理取闹!”南翼玄的头有点疼,双拳握得死紧,深幽的眸中满是怒火。

    没错,他的确是说过要把萧菲儿送到太后那边去的。

    可是自他从潞城回来之后,他为了他们的婚事,为了父皇交代的公事,忙得是连喘气的时间都快没有了,更别说去见太后了。

    他原本是打算等他们成亲之后有点空闲了,就马上去找太后安排萧菲儿的去处。

    却不想在成亲的前夕,会闹出这么一出事情来。

    “你说我无理取闹?好啊,那我就让你看看什么叫做真正的无理取闹。”云落眯着眸子,绝魅的脸上绽开了一抹诡异的笑,“明天成亲之前,若是你不把这个萧菲儿送走,那么我是绝对不会进你的玄王府的!”

    说完,也不等南翼玄有所反映,身形一闪,就快速消失在了他的书房当中。

    看着空落落的房间,南翼玄颓然坐倒在了椅子上。

    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凭着云落的性格,她绝对有可能会做的出来。

    可是萧菲儿那边,他也不可能无缘无故就送她走了啊。

    隐隐的,南翼玄觉得头上受伤的部位开始疼起来。

    哎,他到底该怎么办才好呢?

    “主子。”门外,冷冽的声音响起。

    “进来。”

    冷冽进来的时候,就看到南翼玄闭着眼,揉着太阳穴坐在那里。

    屋内的气压有点低,冷冽不敢开口说话。

    刚刚在外面的时候,他遇到了同样冷着脸的云落,心里明白这两人肯定是发生什么矛盾了。

    只是明天就要成亲了,他们这样真的好吗?

    过了好一会,南翼玄才开口道:“明日的安保已经都安排好了吗?”

    “回主子,一切都安排妥当!”

    “那就好。”

    南翼玄沉默了一会,南翼玄叹口气道:“冷冽,你现在就把萧菲儿送到城南的别院里去吧。”

    “是。”冷冽早就料到两人矛盾的来源就是萧菲儿。

    也难怪,萧菲儿住在这玄王府,名不正,言不顺的,而且她还不安分,不怪云落会因此生气。

    冷冽领命离去,南翼玄心中也松了一口气。

    其实他心里又何尝不明白,萧菲儿对他的感情,并不只

    是哥哥这么简单,把她留在身边,终究是一个隐患。

    送走了也好,虽然有点对不起老师,但是为了云落,别说是已故的老师了,就算是他自己的父皇,他也不会给面子的。

    在他的心目中,云落的重要性无人能及。

    不过刚刚他说的话有点重了,她会不会气得觉都睡不好了呢?

    南翼玄很担心云落,虽然已经很累了,但他还是偷偷去了一趟落芯苑,确认她已经回去并上了床,这才安安心心地离去。

    他知道,此时自己若是出去,云落肯定不会搭理自己的,所以很识相的并没有现身。

    南翼玄自以为来去无形,却还是被躺在床上的云落发现了。

    其实她回到家里之后,心中的怒气已经去掉了一大半。

    当时她确实是被萧菲儿的话给刺激到了,之后又在南翼玄的书桌边发现了她的耳环,再加上在门外看到的那些影像和南翼玄说的话,怒上加怒,才会跟南翼玄说了那么重的话的。

    不过就算南翼玄偷偷来看她,她也绝对不会妥协的。

    明天要是他不把萧菲儿送走,她就来个逃婚!

    就在此时,窗户一动,青鹭那如鬼魅般的身子跃了进来,“楼主,萧菲儿已经被冷冽送到玄王爷的别院去了。”

    “他这是想金屋藏娇吗?”云落不削地白白眼,但心中却已经释然。

    不管怎么样,他还是听了她的话,将人送走了不是?

    他都做到了这一步,她若是再咬着不放,那就真的是无理取闹了呢。

    心中这么想着,云落很愉快地睡着了。

    这一觉,睡得很香。

    第二天早上天还没亮,云落就被小雅从床上拉起来了:“小姐,小姐,您快醒醒,今日是您的好日子,您怎么还睡得着啊。”

    云落被小雅伺候着梳洗之后,就坐到了梳妆台前,喜娘替她梳头,一边梳,一边高声道:“一梳梳到尾;二梳我们姑娘白发齐眉;三梳姑娘儿孙满地;四梳老爷行好运,出路相逢遇贵人;五梳五子登科来接契,五条银笋百样齐;六梳亲朋来助庆,香闺对镜染胭红;七梳七姐下凡配董永,鹊桥高架互轻平;八梳八仙来贺寿,宝鸭穿莲道外游;九梳九子连环样样有;十梳夫妻两老就到白头。”

    喜娘替她梳好头之后,往她的头发上抹了些味道淡雅的头油,将黑亮的长发仔细地盘起来,挽成一个复杂的发髻。接着往她的头发上插*了许多的首饰,几乎压弯了她的脖子。

    云落头发发麻,想要动手去除去一些,喜娘紧紧地按住她的手:“大小姐,这可使不得,这可使不得啊!”

    云落无法,只能继续坐着看喜娘往她的脸上扑了一层又一层的粉。

    整个屋子都是明晃晃的红,外面热闹非凡,云落突然有些恍惚,这就是要嫁人了么。

    不过也该嫁人了,再不嫁,她肚子里的小家伙就要有意见了呢。

    喜娘给她折腾了许久才满意收了笔,云落望着镜子中的另外一个自己有些陌生。

    镜子中的自己穿着一身火红色的嫁衣,画着大浓妆,脸上被厚厚的脂粉涂抹得几乎看不出来原来的样子,头上珠光宝气,云落看着那个“她”不由地失笑。

    站在一旁的小雅看着云落满脸的骄傲:“小姐你可真漂亮呢!”

    云落微翘了翘唇:“这个样子还能说漂亮,小雅你太奉承我了!”

    “本来就是,小姐不管打扮成什么样子都是最美的女子。”

    喜娘笑着将大红盖头盖在她的头上:“玄王妃是我见过的新娘中最美的。”

    云落突然被模糊了视线,眼前只出现一大片的红。

    真是不可思议,她就这样嫁人了。

    云落被喜娘还有一大堆的丫鬟簇拥着走到门口,云正茂似有些不舍,与她说了几句话:“落儿,以后你要保重。”

    “是,爹爹。”

    这个爹爹打小就忽略她。

    有时候云落也看不透这个人,偶尔迂腐,偶尔精明,可此刻他说的话很真诚,令人忍不住心头一暖。

    拜别父亲之后,云落又被扶到了自己的房间里面,等着到吉时时候,玄王府的迎亲轿子就会直接进落芯苑接人。

    落芯苑的门外,云紫凝和云紫萱目送着一身红妆的云落走了进去,恨得是咬牙切齿。

    “这个贱人,凭什么她能嫁得这么风光!”

    “就是,一个废物竟然也能成为玄王妃,真是气死人了。”

    “哼,别得意的太早,说不定没几日就会被玄王给休了呢。”

    时至今日,她们除了在嘴巴上过过瘾之外,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落芯苑的床上。

    云落盖着红盖头,静静地坐在那里,这才等了一会儿,她就已经有点不耐烦了。

    听说等会到了玄王府之后,她还得在洞房里面等好一会

    儿呢,她真的吃得消吗?

    云落表示怀疑。

    “小雅,我有点口渴。”云落忽的出声道。

    陪在一边的小雅连忙去倒水,却发现桌上的水壶已经空了,“小姐,水壶里没水了,我去给你倒来。”

    距离吉时还有一会儿,肯定来得及。

    小鱼在门口等迎亲的队伍,所以小雅走后,屋内就剩下云落一人了。

    不过小雅的前脚刚刚离开,青鹭就从窗户跃了进来。

    “发生什么事情了?”云落没有揭开盖头,就知道是青鹭来了。

    只是青鹭早上的时候就被她派去南翼玄那边了,因为玄王府的暗卫除了逆月阁的人,还有雪影楼她也派出了一部分,由青鹭负责。

    可是她为何忽然回来了呢?

    青鹭看着一身红妆,安安静静地坐在床上的云落,有点犹豫要不要将这事告诉她。

    云落感觉到了异样,一把扯下了盖头,沉声道:“说吧,到底是什么事情?”

    青鹭终于开口了,“萧菲儿她,又被接回玄王府了。”

    云落心中咯噔了一下,却听得青鹭又道:“这不能怪王爷,因为萧菲儿在别院里寻了短见,生命垂危,所以王爷迫不得已才将她接了回去。”

    青鹭很少会为谁说好话,南翼玄算是开了一个先例了。

    “寻短见?呵呵,这果然是萧菲儿做的出来的事情呢。”云落冷笑起来,“所以南翼玄现在是忙着在为萧菲儿疗伤,都顾不得来娶我了吗?”

    青鹭摇头,“不,迎亲队伍已经出发了,会按时到的。”

    云落地面上没有什么表情,沉吟半响之后,忽的开口道:“青鹭,现在我要交给你一个任务。”

    “是!”青鹭低着头,等着她的吩咐。

    云落凑到青鹭的耳边,说了短短的一句话。

    可是这句话,却是让青鹭面色大变,“楼主,这……”

    第一次,青鹭在听到任务之后有了犹豫。

    云落冷眸一凝,“怎么,你想违抗命令不成?”

    青鹭只能低头道:“属下不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