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 > 神偷拽妃,王爷滚远点 > 第110章 猎猫成功

第110章 猎猫成功

笔趣阁顶点 www.bqdd.cc,最快更新神偷拽妃,王爷滚远点 !

    想着刚刚见到的老婆婆,她垂头坐在那里,腰身粗了几分,脸上是满满的皱纹,手还轻轻地发着抖……

    她伪装得太逼真,他真的险些就被骗过去了。

    南翼玄的面上飞快地掠过一丝怒意,果断地转身往那个院子冲回去餐!

    可如今这个房子里,哪里还有什么老婆婆,只有地上躺着一个人,正是刚才给他开门的那个女子。

    她晕倒在地,而那个老婆婆早已无影无踪。

    南翼玄确定了心中的想法,一时间那冰冷的眼眸更暗了几分。

    这个女人!果然又跑了!

    冷冽见状,朝着地上乔乔的人中狠狠地掐了一下。

    乔乔睁开眼睛,下意识地觉得头疼斛。

    她捂着脑袋,抬起眼眸,却忽然发现刚才那群人又去而复返了……

    心中猛的一跳。

    她忽然间明白主子临走时将她打晕的苦心了。

    不愧是主子啊,实在是太深谋远虑了。

    只是这主子下手可真狠啊,再怎么说,她也是个女孩子好不好?

    不过平日里机灵的乔乔,此时一看这情况就已明白该怎么做了。

    南翼玄冷眼看着她,口气阴冷:“那个老婆婆人呢?”

    “她,她……”

    “她不是你娘吗?”

    乔乔顿时脸色惊恐,眼泪都要下了来:“大人,饶命啊,是那个人强迫我……我,我也没有办法……她威胁我说,如果不按她说的做,就……就会杀了我!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只能听她的。”

    说到最后,乔乔已经泣不成声。

    好在她娘亲今天去外村的大姨家,没能及时赶回来,不然这事还真不好办呢。

    云落为了不连累乔乔,这才将她打晕,这样才能令她不被南翼玄处罚。

    南翼玄看着乔乔的样子,不似作假,且她刚才确实是被人打晕在地。

    不管怎么说,人家也只是一个女子而已,可不是每个女子都像那小野猫那么彪悍的。

    这么想着,他心里的疑虑少了几分:“她去哪儿了?”

    “我不知道,她走前就把我打晕了……”

    南翼玄见从乔乔这里问不到什么,转身欲走,这才一会儿时间,她一定还在这附近。

    南翼玄才刚到门口,撞上了赶来看热闹的洛枫。

    洛枫一见南翼玄这幅样子,眉头一挑:“遇到对手了吧,其实你要是早点听听我的建议……”

    南翼玄面上闪过一丝恼怒,想起因为自己一时大意被那只小野猫逃跑了,还在她的手里吃了亏……

    南翼玄冷冷地看了一眼洛枫,眼眸中迸发出冰寒凌厉的神色:“滚!”

    洛枫看着南翼玄暴怒的样子,不由地心中暗暗叹息:唉,英雄难过美人关啊!

    他见他这样着急,本来还想将那条线索告诉他的,既然他不想听……

    那……就算了吧。

    洛枫看着南翼玄急急离开的身影,唇边的笑意愈发明显,这还真是个精彩的夜晚!

    此时已是临近凌晨。

    月亮隐匿在云朵后面,街道漆黑又空荡荡。

    云落穿梭在寂静的夜中,速度飞快。

    从乔乔的小院中出来后,云落一直想着该怎么办才好,应该去哪里。

    南翼玄的人马现在分散在月城的各个角落,每条路都是危机四起,他布下天罗地网,她还真是很难逃脱呢!

    云落突然灵机一动,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觅香楼刚刚被闹过一场,大肆搜过,应该不会再被搜了。

    想到这里,云落果断转头,往觅香楼飞奔而去。

    云落悄无声息地潜入了觅香楼,只是这次连林妈妈和白小狸都没有知会。

    她有百分之八十的把握南翼玄不会再回来。

    不过南翼玄不是常人,她也不能太过掉以轻心了。

    只有让林妈妈和白小狸也以为自己不在觅香楼内,才能让她们越发自然,万一南翼玄再次回来,才会不被发现破绽。

    所以,她不能去白小狸的房间,更不能去林妈妈一直为她准备的房间。

    云落在二楼的走廊里一阵隐匿之后,看准一个房间,偷偷地潜了进去。

    只是才刚关上门,身后就传来惊呼声。

    云落转身看到床上躺着个姑娘,她脸色苍白,想来是因为生病才没有出来接客。

    云落几步闪到床前,快速地点了这个女子的睡穴,将她藏在床底下。

    而后,云落快速地换了衣服,又对着镜子往脸上捣鼓一阵才放松下来。

    南翼玄不找过来最好,若是找过来……

    不过,觅香楼他已经大肆搜查,应该不会再来了吧。

    云落抱着这种想法,再加上许久都没有动静,

    也放松不少,她静静地躺在床上,只等着迟一些就偷偷地潜回左相府。

    南翼玄找遍附近所有能藏人的地方,却没有再发现云落的踪影。

    夜色中,他的面容忽明忽暗,阴晴不定。那深幽的眼眸中迸发出冰冷的寒意,双手紧紧地握成拳,手背上青筋暴起。

    他再一次被这只小野猫给逃脱了吗?

    冷冽小心翼翼的跟在身侧:“主子……”

    南翼玄站定,双眉紧锁,突然想到了什么,眸光一动,果断道:“回觅香楼!”

    冷冽愣了一下,虽不知道南翼玄为何会有这等举措,还是忙应道:“是!”

    一行人重新回到觅香楼,冷冽刚要带着人冲进来,南翼玄却抬手往后一挥:“你们不必进去,免得打草惊蛇,冷冽你带人将周围牢牢守住就行。”

    看到玄王殿下去而复返,正在招呼客人的林妈妈唇边的笑容僵了僵。

    不过她很快明白过来,既然玄王怒气冲冲地回来,那么说明主子没有被捉住。

    林妈妈冲着南翼玄谄媚地笑了一声:“哎哟,王爷,那刺客现在可没有在我们这儿了……”

    南翼玄目光沉凝,语气阴冷:“刺客已经抓到,本王是来消遣的。”

    林妈妈脸色略略一白,却是想到了什么。

    她很快冷静下来,笑容绽开:“不知道王爷喜欢怎么样的姑娘,我们觅香楼其他没有,姑娘却是漂亮得很,一个个长得如花似玉。”

    “王爷觉得这个莲儿姑娘如何?”林妈妈笑盈盈地指向台上正在弹琵琶的女子,“这莲儿姑娘的琵琶……”

    南翼玄根本就不理林妈妈,径直走了进去。

    夜越发深了,还在大厅里看表演的人也越来越少了,这个时候倒是更加方便查探,他环视了一下四周,并没有他要找的人。

    林妈妈一回头,身后哪里还有玄王殿下的踪影。

    南翼玄上了二楼,径直到了白小狸的房间。

    里面的白小狸接完客刚刚睡下,被突然闯入的南翼玄吓得连忙坐起身来:“王爷,我好歹也是个女人,这深更半夜的,您怎么说闯就闯呢?”

    南翼玄压根就不要理睬她,径直走到床边,将躺在上面的她一把扯下。

    床上没人。

    “哎呀,你这人……”被扔在地上的白小狸哀嚎出声。

    一抬头,却见南翼玄又在屋中一阵搜索,确定里面没人之后,跟来时一样快速离开。

    白小狸狼狈地爬起身来,嘴里低声嘀咕道:“主子,我为你可是吃尽苦头,今年的奖金得加倍啊。”

    南翼玄出来之后,又经过一个个房间,听到里面有男女寻*欢的声音,他基本上能够确定他的小野猫不在里面。

    在他经过一间房时,里面出奇的没有半分声音,十分安静。

    他的脚步一顿,手下意识地要推进去。

    就在此刻,身后传来林妈妈的声音:“王爷,玲珑姑娘今日身体不适,并不适合接客……不如……”

    南翼玄阴戾的目光射向林妈妈。

    一瞬间,林妈妈只觉得喉咙一紧,身子僵硬的可怕。

    这玄王殿下……这一眼,简直将林妈妈吓的灵魂出窍,她再不敢妄言,只能乖乖退到一边。

    云落本来都快睡过去了,突然听到林妈妈的声音,整个人都惊醒了。

    她的眼眸中闪过一抹懊恼,这个南翼玄,果然不能小觑,竟然真的找回来了!

    他都不用睡觉的么?

    他不睡觉,她要睡觉的好吧!

    云落下意识地要去跳窗逃跑,却发现下面有一群侍卫在巡逻,顿时气急败坏,却也在心中庆幸自己之前已经做好了准备。

    她转身回到桌边,才刚在椅上坐定,房门就被推了开来。

    林妈妈还不死心,又说了一声:“王爷,玲珑今日生病了,可能伺候不好,要不您点个别的姑娘……”

    南翼玄眉头微皱起,眼底戾气更重。

    林妈妈只觉得被这样恐怖的眼风扫到,全身的鲜血都要凝冻成一块。

    缩了缩脖子,再也不敢说一句。

    她不能得罪玄王,只好冲着里面道,“玲珑啊,你要好好伺候好王爷。”

    “是,妈妈。”云落如今的声音并不是她之前的声音,凌飞寒曾经给过她一些变声的药,她伪装的时候,就会吃下一颗,所以云落的声音和雪影楼楼主的声音也是不一样的。

    而如今她的声音,比起她自己的,多了一丝软糯和虚弱。

    她说到这里的时候还故意轻轻嗽了一下。

    林妈妈听到这个声音,心中顿时就明白了,眼中略过淡淡担忧。

    可碍于玄王的威严,她也只能离去。

    她得想办法通知红叶去,但愿还来得及为楼主解困。

    云落听到身后一步一步

    朝她走来的脚步声,心中鄙夷,这就是男人的劣根性么?

    她做了这么完全的伪装,南翼玄是不可能认得出来的,可是他还是进来了,那么就只有一个目的了。

    那就是人家王爷寂寞了,想找女人陪了!

    呵呵,男人就是男人,刚刚还口口声声说喜欢她,耗费了那么大的精力追着她,转个身却又来觅香楼寻*欢了。

    她的逃离和退婚,果然是明智的。

    高大的身影站在她的身后,云落适时地站了起来,朝着他行了个礼:“王爷金安。”

    南翼玄眉角微抬,淡淡地瞥了她一眼,眼波幽暗。

    眼前的这个女子,脸上涂抹了厚重的脂粉,眼睛上也画着浓妆,几乎看不出原来的面目。

    觅香楼是月城第一qing楼,这里的女子个个多才多艺,婉约大方,可面前这个女子……

    还有,刚刚林妈妈还说这玲珑姑娘正生着病在休息,试问谁生病还将自己的脸画成这个样子?

    除非面前这个女人不是真的玲珑姑娘!

    南翼玄望向她的深邃眸子中,快速地隐过一抹可疑还有一丝异样的光彩。

    他唇角微挑,神色不悦:“怎么,还杵在那里做什么?玲珑姑娘平日里都是这样待客的?”

    南翼玄一双眸子锁定在她的脸上,紧紧地盯着她。

    云落竭力让自己的面部放松,心却是微微悬起。

    原本坚定的自信,在对上南翼玄的眼神之后,有点动摇了。

    她的脸都涂抹成这样,连她自己都认不出自己了,应该不会被他看穿吧?

    不会吧?

    云落盈盈朝着南翼玄行了个礼:“王爷饶恕,玲珑今日身体不适……”

    南翼玄听到她的声音不一样,唇角微抿,眼中飞快地闪过一抹失望。

    紧蹙着眉头,南翼玄冷声道:“怎么,怕本王给不够银子?”

    云落唇角勾了一抹冷笑。

    刚才还怕这个男人认出自己,现在听他这语气,果然是完全没认出来。

    看来他真的是过来找女人消遣的!

    想至此,云落淡淡道:“玲珑不敢。”

    南翼玄望着她的发髻,看着她温婉可人的样子,心里越发犹疑不定。

    这脸虽然看不出,但这声音绝对不会是他的小野猫的,只是……那女人这么狡猾,一切不可能的事情都是有可能的。

    反正除了这里,他已经无处可寻了,那就让他好好地验证一下这个玲珑姑娘吧。

    云落用余光打量了一眼南翼玄,微微提起的心放松了下来,她热情地招呼道:“王爷,您坐吧。”

    云落的本意是她越热情,南翼玄就会越厌恶她,然后他就会自行离开。

    没有想到,她话音才落下,南翼玄就随意地在椅子上坐下来,整个身子都慵懒地靠在椅背上。

    他不看云落,只四下打量着周围,随意开口道:“既然玲珑姑娘如此热情,本王今日就宿在这儿吧。”

    云落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王爷,玲珑……”

    南翼玄不动声色地将她微小的表情收入眼底,唇边闪过一丝不悦:“怎么?站这么远做什么,莫非玲珑姑娘不愿意伺候本王,嗯?”

    云落心里恨的牙痒痒,这就是个伪君子啊,连嫖*女人都嫖得这么理直气壮。

    一想到自己竟然和这种人发生过关系,她就觉得浑身的难受。

    可是现在,为了不被他认出,她也只能忍气吞声了。

    云落伸出青葱如玉的纤纤素手,倒了一杯茶,举到南翼玄跟前,娇媚地开口:“那王爷先喝杯茶吧?”

    南翼玄伸出手,却并未接她手中的茶,而是将她整个人都拽了过去。

    等云落反应过来时,她已经坐在南翼玄怀中。

    云落一惊,开始疑惑这个男人是不是真的认出了自己。

    她抬眼望向南翼玄,看见他冷漠无情的脸,心中暗暗松了口气。

    若他心中怀疑,只怕早就拽着自己去洗脸了,所以……南翼玄应该没有怀疑才对。

    南翼玄将云落的表情看在眼里,面上不动声色,眼底却划过一抹狭促的笑。

    “喂我。”南翼玄淡淡地说了一句。

    云落咬了咬牙,伸手将茶杯靠近南翼玄的唇。

    南翼玄似是无意调整了手的位置,却正好在云落喂他的时候不轻不重地在她的脸上碰了一下!

    云落头上开始黑线,心中不由的暗骂,这个男人,真是……无耻!

    她心中生气,面上却不动声色,依旧巧笑倩兮,眸子弯弯。

    云落的身子僵硬,想离开,但南翼玄却牢牢固定住她楚楚纤腰。

    南翼玄冰冷的目光居高临下地望着云落,眼中寒光点点,却又有一种似有若无的兴味。

    云

    落暗中咬牙,对自己默默催眠:他绝对没认出来没认出来没认出来……

    南翼玄声音低沉,带着几分魅惑:“玲珑姑娘是不是不喜欢本王靠近,身子这么怎么僵硬?”

    “怎么会?”云落轻轻笑着,竭力让自己的身体放松下来,“王爷英俊潇洒、风流倜傥,是玲珑见过的男人中最出类拔萃的,玲珑心中紧张,故而有些僵硬,还请王爷见谅。”

    “这么说,玲珑姑娘很喜欢本王了?”南翼玄脸上的不悦渐渐化开,凤眸微眯,若三月桃花般灿烂,如五月牡丹般妖娆。

    如果可以的话,云落现在好想捅死他。

    什么不近女色,全都是谣传,谣传!

    他分明就是各种高手,调起情来厉害的很。

    云落恨得咬牙,脸上却是娇娇地笑着:“王爷定是累了吧,不如放玲珑下来,让玲珑帮您揉揉肩。”

    南翼玄纹丝不动,将她紧紧抱着。

    这还不够,他甚至还低下头,在她的颈间轻嗅着,可她的身体被浓郁的脂粉味覆盖,什么都闻不出来。

    云落只觉得南翼玄这个动作暧昧之极,他的气息喷在他的脖颈里,酥酥痒痒,让她的身体更加的僵硬,这个男人……做起这种龌龊的事情竟如此驾轻就熟。

    忽然,南翼玄微凉的唇贴近她小巧的耳旁,呵气如兰;“本王想要吃葡萄。”

    “轰!”

    云落只觉得有什么东西在脑中炸开,被脂粉掩盖着的脸上通红一片。

    葡萄……葡萄?

    他就不能换种水果,偏偏要说这个满含暧昧和暗示的葡萄吗?

    云落气恼至极,不知该作何反应。

    对于她的反映,南翼玄满意的很,他从怀中掏出一绽银子放在桌上:“伺候好了,还怕本王不赏你?”

    云落满脸黑线,这个男人,果然是庸俗又无耻!

    可这样也表明,他真的把自己当成qing楼女子了吧?

    青楼女子看到银子应该是很兴奋很开心吧。

    如此想着,云落装出十分高兴的样子,眼睛盯着桌上的银子,闪着兴奋的光芒,声音越发柔媚:“玲珑一定好好伺候王爷。”

    云落转头从果盘中摘了一个晶莹剔透的葡萄,仔细剥了皮。

    南翼玄趁机将她往自己身上带了带。

    云落额上的青筋暴跳,差点将手中的葡萄捏碎。

    南翼玄看着她不自在的神色,以及眼底簇着的那抹愤怒火花,笑意渐浓。

    南翼玄的唇边勾起一抹狡黠,别有深意道:“听说玲珑姑娘身体轻盈,会跳掌中舞,本王很想看呢。”

    云落顿了顿,忍着满身的鸡皮,将葡萄塞到他嘴里。

    她想了半天,也没想出觅香楼里有谁能跳掌中舞,不由蹙眉:“王爷不会是听错了吧,玲珑可不会……”

    “是么?那可能是本王记错了。”南翼玄握住云落还未离去的手,在她的手背上落下一个轻吻。

    云落好想甩他一个巴掌,然后去洗手,可是要忍住!忍住!她必须忍住!

    南翼玄此刻对上她那双晶亮璀璨的眼睛,明明隐隐带着怒气,又竭力忍住。

    这样熟悉,他似乎还在什么地方见过。

    “真甜。”南翼玄微勾唇,因为沾了葡萄汁的缘故,红唇更是陡添了一抹诱惑。

    云落竭力保持着笑意,转身又想去拿第二个葡萄,南翼玄重重地一拽,将她往自己身上一带,云落一时不查,整个人都跌在他的胸怀中。

    “玲珑姑娘这是等不及了,对本王投怀送抱?”

    尼玛,明明是他拉得她,竟然说她投怀送抱?

    看着南翼玄嘴角挂着的那抹可恶的笑,云落恨不得咬他一口!

    可是她不能这么做,只是快速地坐直了身体。

    此刻,南翼玄伸手轻轻抚上云落的面容,神色慵懒:“玲珑姑娘还是将妆卸了吧,本王对着你这张脸可真是亲不下去。”

    云落心里一跳,暗骂他无耻,下意识地挡住他的手,略略不高兴道:“王爷难道觉得奴家这妆容不好看?奴家可是画了很久的……”

    南翼玄唇角微勾,慢悠悠地开口:“确实丑,洗了去吧。”

    云落的面上滑过一丝紧张,眼神四处游移。

    南翼玄俊脸贴近她,两人几乎是额头抵着额头:“玲珑姑娘如此羞涩,还如何在这里混得下去?”

    云落镇定了下来,嗔怪的推了推南翼玄,将一杯酒水喂了过去:“王爷还是喝了这杯酒吧。”

    她的手如灵蛇一般绕住他的脖颈上,南翼玄顺着她的手将酒水喝了下去:“本王喝了这杯酒,玲珑姑娘就让本王看你原来的面目?”

    云落并未回答,只是满面含笑,带着娇羞的模样,她转身想走。

    但是,哪有这么容易?

    南翼玄长臂一带,

    云落又跌回他怀里。

    “不洗也没关系,那么你陪本王喝上一杯,总该可以了吧?”

    他的小野猫可是一杯醉呢,而且醉了之后还分外的可爱,会主动亲他,甚至还会……

    想到那一晚的甜蜜,南翼玄的神情就变得温柔起来。

    可是这份温柔,却让云落更加认定了他的“水性杨花”,想也不想地道:“玲珑身体不适,不宜喝酒,请王爷见谅。”

    南翼玄的面色一沉,“不肯洗脸,也不肯喝酒,这就是你伺候客人的态度吗?既然如此,那就让本王亲自给你擦吧。”

    说着,南翼玄毫不温柔地抬起云落的脸,伸出另外一只手,用衣袖用力地擦拭着她的脸。

    他的耐性已经被耗的差不多了!

    云落恨不得咬死他,按照他这个擦法擦下去,她的脸很快就要褪下一层皮了!

    她快速地握住南翼玄的手,声音越发娇媚:“玲珑不敢用素颜见人,怕吓着王爷。”

    南翼玄的唇边勾起一抹淡淡的薄怒:“无妨,再丑的人本王都见过了,就让本王瞧瞧玲珑姑娘的模样吧。”

    南翼玄心跳加速,他很期待她究竟是长什么样子。

    “王爷……”云落还是忍不住用手挡了一下,“玲珑……”

    “玲珑姑娘对本王百般抗拒是为何?莫非你不是真的玲珑姑娘?”南翼玄的手再次覆上了她的脸,大拇指在她的面颊上温柔地摩挲着:“还是说,你是本王的小野猫?”

    身体一僵,他难道发现她了?

    云落望进他的眼睛,这双漆黑如墨的深眸似在嘲讽。

    “呵呵呵,王爷在说什么,玲珑听不懂。”云落知道这个男人一直在试探她,他既然这样问她,就说明他还没有确定她的身份。

    她开始动手擦拭着自己的脸庞:“既然王爷这么想看玲珑的真容,玲珑就给你看。”

    云落轻轻地擦着自己的脸,厚厚的白粉从脸上落下来。

    就在此时,南翼玄的脑袋开始晃起来,脸上的手也滑了下去,身体晃的越来越厉害。

    云落的眼中闪过一抹得意,那酒中的药可不是白下的,够他睡上一夜了!

    三、二、一!

    倒!

    心中的话音刚落,南翼玄就昏了过去,只是……

    混蛋啊!他能不能不要正好将脸埋在她的胸口啊!

    云落真想仰天长啸!

    尼玛!这个男人连昏迷都要占人便宜!

    云落双手齐用,将南翼玄往后一推,整个人从他的怀中弹出来。

    然后快速将南翼玄拖过来放到床上,拿过被子替他盖好。

    得意地拍了拍南翼玄的脸,云落的嘴角挂着一抹讽笑:“尊贵的玄王殿下,您就在这床上好好睡一宿吧,玲珑就先走一步了。”

    云落轻轻呼了一口气,转身就要离开。

    可是下一秒,云落只觉得袖子被一股大力一扯,接着整个人猝不及防往床上跌去。

    不偏不倚,她正好跌在南翼玄的怀中。

    云落发愣地抬起头来,接着面色一变。

    那个昏迷的男人,此刻一脸清醒,望着自己的一双眼中带着薄薄的怒意。

    云落马上回过神来,她根本就低估了这个男人的战斗力!

    他怎么会这么轻易都被她弄晕过去?

    该死!

    南翼玄的手紧紧地抓住她的手腕:“你这个女人,三番两次想要逃离本王,这次,本王绝对不允许!”

    若是刚刚他还不能保证,如今他已经能够完完全全确定,这个狡猾的女人就是他的小野猫!

    “你有完没完!”云落忍不住低吼出来。

    “所以现在你是承认了?”南翼玄轻轻地笑起来,身体微微后仰,让她更加贴近自己。

    云落的脸深深地埋入他的胸口,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

    她的手腕一转,一直被隐在袖中的镯子射出两根细丝,朝着南翼玄抓着她的手腕缠去。

    可是南翼玄另外一只手挥手一挡,绝丝被弹开,只在他的手背上留下了两道血痕。

    南翼玄看了自己挂了彩的手背一眼,无语地浅笑。

    这只小野猫竟有这么多招数,还真是让人防不胜防。

    可这次,无论如何他都不会放开她了。

    他用力地抓住云落的衣袖,将她整个人牢牢固定在自己怀中。

    云落被南翼玄追了一夜,此时也是疲乏不已。

    她已经没有力气陪他玩了,也不想跟他玩了,她使出全身的力气挣扎。

    她的身子才刚起来一点,又被南翼玄一把按下,一张唇马上就要碰上她。

    云落只觉恼怒至极。

    他还真是饥不择食,对着她这张浓妆艳抹俗不可耐的脸,居然都亲的下去!

    她心中恼怒,口中放下狠话:“你信不信我杀了你?!”

    “小野猫,都这样了还张牙舞爪,谁给你的胆子!”

    南翼玄重重一哼,幽深的黑眸顿时一寒,将她的后脑勺狠狠地按向自己,深深地吻了下去。

    他的唇撞得云落唇瓣生疼。

    这个男人的吻永远都带着强势的攻击性,让人心生惧怕。

    他的唇舌狠狠地抵住她的唇舌,不停地掠夺着她的甜美。

    唇舌交缠,旖旎漫长。

    云落只觉得自己的肺部里的呼吸全都被带走了。

    她狠狠地瞪向南翼玄,他却吻得几乎入神。

    云落眼底的笑一闪而逝,居然开始回应他的吻,南翼玄微微一愣。

    这个女人,休想用同样的招数来欺骗他,这次他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被她骗到。

    他紧紧地将她箍住,让她不得动弹,根本不可能伸出手或者脚来攻击他。

    就在此刻,南翼玄突然觉得唇上一疼,原来云落居然狠狠地咬住了他的唇。

    “嘶,你这只小野猫……”南翼玄轻轻地嘶了一声,唇边勾起一抹笑来,他捧住她的脸,呢喃道:“轻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