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 > 穿越之农家子 > 第29章 做客

第29章 做客

笔趣阁顶点 www.bqdd.cc,最快更新穿越之农家子 !

    “多谢,秦大人了。”秦烈的手下一出面,很快局势就马上扭转了过来,但可惜那些人是经验丰富的亡命之徒,一旦发现形势不对,立刻放弃围攻,转身想要突围。

    秦烈的属下自然不会让对方如愿,本想是要抓几个活口,但可惜这些歹人却是心存死志,发现突围无望的几个人,直接一咬牙,藏在口中的毒药囊就会被咬碎,七窍流血直接毙命。

    “林公子以后出门还是小心一些,这些歹人看来是训练有素,林公子不如禀告公主,这些人尸体我就先带走了。林公子若是想要找我的话,城东驴头胡同第一家就是。”

    最后一句秦烈本来不想开口,但在看到林水生脖子上的青紫掐痕,到底说了出来。

    “好,我一会有机会一定会去拜访。”秦烈和林水生的对话声并不是很大,两个人又挨的很近,他们之间的对话没有其他人听到。

    林明翰还有些惊魂未定,看着地下的尸体,还有些不敢相信刚才的他们竟然遭遇了一场刺杀。

    随着林水生这边刺杀平息,五门巡捕司的人马也姗姗来迟,秦烈看到他们来了,和对方的领头交代了几声之后带着其中的两具尸体离开了这里。

    林水生和林明翰两个在被问清楚身份之后就让巡捕司的人马给护送回了镇北侯府。公主没料到林水生这才一出门就遇到了刺客,看着林水生脖子上的青紫,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

    “还不去请太医过来,你们几个扶着少爷去休息,你们两个去回府,去把皇上赏赐的百花膏拿回来。”公主没有问林水生发生了什么,越是看的仔细,越觉得骇人。

    “少爷,这个是百花膏。奴婢给你敷上,少爷您忍着一些,不会很痛的。是谁这么狠心,少爷太可怜了。”飘云打开百花膏,屋内瞬间散发着一阵幽香。本来还火辣辣疼痛的脖子,敷上药膏之后,就感觉到一阵清凉,舒服的啊了一声,接着又哎呦了一声。

    “少爷,您忍一忍,我已经吩咐了厨子用雪梨和冰糖给您熬一些糖水,那糖水对嗓子很有好处。”林水生微微点了点头,这几日他怕是说不出话来。想到之前发生的那一幕,林水生还有些奇怪不知道那些人到底是冲着谁来。

    他才刚刚到京城,谁都不认识,自然不会得罪人,若是这些人冲着他来的话,怕是这个身份的问题。左思右想一番,林水生只能无奈的承认,那些刺客十有□□却是冲着他来的,林明翰是土生土长的京城人,要是真的有敌人,何必选在这个时候,这么巧合的在他出现的时候遇到刺客。

    和林水生估计的一样,镇北侯府的当家人和长公主问清楚林明翰和跟着的小厮,随从的话之后,心中大概也猜测到这些人是冲着林水生来的。

    他这个孩子是苦命的,到底招惹了谁,刚出生就被人拐走,眼下刚刚找回来,又面对刺杀,长公主再好的脾气这个时候也实在忍不住了,无论那个人是谁,都要祈祷不会有一天被她找到,若是被她找到的话,她一定要让人好好承受她的怒火。

    “公主,您看这件事,我们是否要禀告皇上,京城这种重地,却出现夺人性命的死士,我看这件事背后定有蹊跷。一定要严查细查,查出藏在后面的黑手。”老侯爷还觉得有些后怕,一个是一手带大最看重的孙子,一个是失散多年身份尊贵的孙子,若是这两个孙子折在了外面,他们镇北侯府怕是彻底要完了。

    “本宫知晓的,今日发生的事怕不用本宫就已经有人禀告给了皇上。”长公主在听到林明翰提到之前救了他们的命的人就是之前带林水生到京城的人,就知晓对方是皇上身边的暗卫。

    清甜的梨汁入喉,原本疼痛难忍的喉咙也舒服了很多,一大碗的糖水入喉,林水生满意的呻-吟出声。

    “来福,你可是知晓秦烈,之前见过的那位秦大人?”嗓子好了一些,林水生把来福叫了进来,开口问道。这来福在京城中算是一个万事通,对于京城的人事都很了解。

    “这位秦大人,小的也了解一二。秦大人说起来也是名门之后,他祖父就是礼部尚书秦尚书,他是秦尚书家长公子的血脉,按理也该是个富家公子,可惜他出生的时辰不是很好,正好是中元节,而他出生的时候恰好是天狗吞月,那可是大凶的命格。本来这样已经不好了,谁知道秦夫人又突然难产,生了整整一天一夜才生下了了秦大人。

    而秦大人生出来,秦夫人就闭上了眼睛,一尸两命,秦夫人肚子里面还有秦大人的双胞胎兄弟。生而克母,克兄,也就罢了,秦烈出生之后秦家也走了霉运,秦家大公子也跟着大病不起,眼看着也要归西。

    那秦尚书没有办法请来了一位道士来看,那道士一看到秦烈就说对方是天煞孤星,天生带煞,不能留下。但秦烈毕竟是秦家的血脉,秦尚书碍于秦家的名声,纵然想要直接把秦烈给扔出去,但也不好如此,只能让一个奶娘带着还刚刚满月的秦烈去了京城外的庄子。一转眼很多年过去,秦尚书家的霉运在秦烈走了之后也跟着烟消云散了。

    本来这桩往事已经过去,谁知道秦大人倒是个命大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得了皇上的赏赐,进了东厂,成了皇上那的红人,秦大人的身份,当初的那个传闻还有被人想了起来。”

    来福讲着虽然简单,但林水生却能想象到秦烈受了多少的磨难,小小年纪就被亲人给愣在庄园里面不管死活,秦烈能平安长大活到眼下有了今日的成就,背后付出了多少的努力和艰辛,林水生长叹口气,脑中回忆着他们短暂的几次过往,若不是来福的话,他怕是永远都不知晓对方竟然有这样惨痛的身世。

    “少爷,这秦大人天煞孤星,少爷还是不要和他太过接触,虽说道士的话不能深信,但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少爷还是要小心一些。”来福的话,让林水生皱了皱眉头,怪不得母亲当初提到秦烈的时候,不愿意多谈。

    秦烈住的地方在城东,和林水生住的城西有很远的距离,林水生看了一眼跟屁虫的来福,有些庆幸带着对方。来福不愧是万事通,要不是带着对方他怕是找不到秦烈住的胡同。

    京城的房价当得起寸土寸金,秦烈家中长辈自然不会贴补,又刚刚发达底子很薄,住不起权贵集中的西城,而是在东城这边买下了一个院子。

    秦烈住的院子交通便利,附近很是热闹,有很多买吃食的小贩讨生活。到人家拜访,林水生自然不会空手,后面来福拎着准备好的礼物,而前面的林水生的目光被一个卖着云片糕的摊位给吸引住了。

    那是一间铺子,铺子前面摆着一个摊位,刚刚出锅的云片糕散发着一阵阵香气。

    “掌柜的,你这个云片糕给我来两斤。”那掌柜也是个会做生意的,看到林水生停住脚步,端着一个小碟子的云片糕让林水生尝尝,那云片糕的味道很地道,入口即化,让林水生一个没忍住又吃了一块。

    “好了,客官,你拿好。”那掌柜做成了一笔买卖,也很是愉悦麻利的把林水生要的云片糕装好递给了对方。咚咚,外头传来了一阵敲门声,一个白头老翁推开了门,看到外面的林水生和来福,有些诧异,“这位公子,这里是秦府,不知道您找谁?”

    “老翁,我想来求见秦大人,敝姓林,和秦大人是旧识,今日是特意登门道谢来的。”林水生敲门的时候也有些后悔,没有提前打招呼,就登门来了。

    “找老爷,这位公子您等一等,我去禀告老爷。”那老翁听到林水生的话,告了一声欠,快步进屋禀告。屋中的秦烈听到老家人的话,在听到对方说姓林,眼中闪过一丝兴味,抬步走到院内。“是林公子来了,请进吧!”秦烈的视线停在了林水生的脖子上,几日的功夫之前还骇人的很的淤痕眼下只剩下浅浅的一道痕迹。

    “来福,我和秦大人有话要说,你先出去吧!”被秦烈领到了屋内,林水生把准备好的礼物让老翁给接了过去,手上的云片糕却是放到了桌子上。

    那来福听到林水生的话,答应一声从屋内退了出去,看着只剩下林水生和秦烈两个人。林水生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打开了桌子上的包裹,随手桌子上一个装着水果的盘子,把里面的水果倒在了其他的盘子里面,又从包裹里面取出云片糕,整齐的摆在了盘子里面。

    作者有话要说: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