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 > 穿越之农家子 > 第18章 公主

第18章 公主

笔趣阁顶点 www.bqdd.cc,最快更新穿越之农家子 !

    “你们欺人太甚,去把你们掌柜叫过来,我倒要问问什么东西能要五两银子。”故作大方想要结账的林四郎哪里料得到这顿饭竟然花了五两银子,要知道张翠莲给他出来应酬的银子也仅仅只有三两多。

    小二见惯了吃霸王餐付不出钱的人,原本笑容满面的脸也沉了下来。

    “这位客官小店里面的东西都是童叟无欺,价钱全都写在上面,我们这个佛跳墙可不是寻常的菜,里面整整有二十多种名贵的菜肴,一碗佛跳墙就要一两半的银子,再加上其他的菜,五两银子我已经给你们抹去了零头。两位客官,你们不要难为小的,不知道哪位可以把账给小的结一下。”

    店小二伶牙俐齿,斜眼看了一眼林四郎,那不屑的目光让林四郎的脸涨得通红。

    “好了,小二结账。林兄弟这顿饭算是我请的。这家菜馆的佛跳墙很地道,和京城龙源楼里面的味道不相上下,京城龙源楼的佛跳墙要十两银子呢!”

    季舒玄看出林四郎的尴尬,乐的在这个时候给对方解围。

    “还是这个客官有眼光,我们这秦家酒肆的佛跳墙是从一位早年的御厨那边传来的秘方,不要说是我们县城,就是州府里面都是独一份的,这佛跳墙要需要很多时候烹制,每天都是有限额的,要不是你们来的早,还尝不到呢!就是县令老爷都夸奖我们的佛跳墙。”

    收到银子,有听到季舒玄把他们这的佛跳墙和京城相比,小二的脸色也缓和了许多。

    “京城御厨,怪不得,掌柜倒是有机缘,不知道是否和京城龙源楼有什么牵连,我之前在京城的时候听说这佛跳墙是龙源楼老板家传秘方,原本以为天下绝无仅有,但没料到在千里之外却是吃到一样的东西,这倒是有些趣味。”被

    季舒玄这么一问,小二发现他好像说错了什么,借着招呼客人,快步告辞转身。

    “欺人太甚,狗仗人势,狗眼看人低,我呸,等将来我风光的时候一定给这些人好看。”从秦家酒肆出来,林四郎想到之前受到的侮辱,小二眼中的鄙视,忘记在季舒玄面前保持读书人该有的风度,气急败坏,一脚踢飞了挡在前面的石子。

    “季兄,谢谢你,本来说好了今天我请客,还是麻烦你破费了。”

    “林兄弟客气了……

    京城

    长公主府,“公主殿下,下面传来消息,已经找到当年的那个奶娘家人的下落,相信很快就会有小公子的消息。”坐在贵妃椅上的□□听到这个消息,青花瓷的茶盏啪的一声摔碎在地上。

    “真的,你再说一遍,找到了,真的找到了”美妇人不敢相信她的耳朵,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连声追问道。

    “回公主的话,已经确定那奶娘家人住的地方,估计过些天那奶娘的家人就会被找到,等她被带回来之后,小公子的下落也会知晓。”

    “太好了,本宫等了这么多年终于等到今天,你们马上派人下去,快马加鞭,本宫已经等不及了,本宫要立刻见到他们。”

    长公主大夏朝最尊贵的几个女人之一,她的一母同胞的弟弟是当今天子,她的母亲是当朝太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但这位长公主这么多年来却从来没有痛快过,当年那场叛乱,为了成全她的弟弟,她牺牲了太多太多,十月怀胎刚刚出生的长子也生死不知。等了这么多年,她已经渐渐绝望,但如今却总算见到了曙光,长公主哪里还有那个耐心等的下去。

    “母后,我要亲自去锦县一趟,锦儿终于有了消息,这一次无论如何我都不要再错过。”长公主忍住心中的急切,开口对着上首妇人开口道。

    “皇儿,哀家知道你心中的急切,但你身份尊贵,不能轻易涉险。哀家已经让人去皇帝那边,皇帝下朝之后就到慈宁宫,到时候听听皇帝的意思再说。”

    比起长公主关心则乱,乱了分寸,太后虽同样心切但也怕最后是一场乌龙,她这个女儿受不了这种得而复失,毕竟当年的事太过蹊跷,这么多年他们派出了多少人却一直没有任何的消息,眼下事情突然进展的如此顺利,很难让太后相信真的是祖宗保佑,而不是什么人在背后的阴谋。

    依着长公主的意思,本来是知晓长子的下落,就准备第二日直接出发去锦县一趟,只是计划赶不上变化,长公主这边还没有出发,那边宫中太后就派来内侍宣召长公主进宫。

    “姐姐,依着朕的意思,朕派内卫先行去锦县一趟。锦县不大,但也有不少的人口。眼下还不知道收养了外甥的人是否真的是锦县的人,他们又是否回到了锦县,不如下面的人先去把一切都打探清楚,确定外甥是否在那里之后,姐姐在亲自前往,母子团聚可好?”

    面对着这个从小照顾他长大的姐姐,皇帝收去了在外人面前的帝王威严,面对长公主的态度和寻常人家的姐弟没有什么区别。

    “元仪,皇帝说的是,为了我那个外孙的安危,你在心急也不能再这个时候出京,当年那桩事,我们都很清楚表面上看好像是已经解决了,但实际上不代表那些人的势力已经彻底铲清。他们隐藏的太过隐秘,没有人知晓哀家皇帝或者你身边哪个伺候的人是否和他们有牵连。当初谁能料得到哀家亲自给你挑选的陪嫁宫女会是他们的人,会在事败之后偷走了孩子。”

    那个宫女后来的奶娘,是太后亲自挑选的。当年的太后在宫中并不受宠,地位也很是尴尬,女儿出嫁的时候,其他的陪嫁宫女全都是皇后安排的,唯独这个宫女是太后指派的,这个宫女一直在太后身边伺候,很的太后的信赖,谁知道那个诛九族的东西会做出那种事来。

    “姐,你听朕的,那是朕唯一的外甥,朕母后和姐你一样的关心。朕已经派人去了锦县,只要有消息,就会八百里加急送到京城来。”

    林水生又是挖水田,又是养螃蟹,在蟹苗放到了水田里面的时候,很多村民在旁边围观,“水生,这螃蟹是什么东西,好养活么,有人买么?”林家村的一个族老打量了蟹苗良久,也没有弄清楚这东西怎么会有人买。他们村子外有一条河,很多年前在他还小的那河比眼下要深了很多,雨季的时候河中也有一些螃蟹在。

    那个时候他们村子里面的孩子经常去抓螃蟹,虽然那个螃蟹很小又全都是壳子吃不到什么肉,但却是族老童年很快乐的一段回忆。这些年来那螃蟹慢慢的已经消失了,眼下看着林水生的蟹苗,族老听了林水生的解释还是有些疑惑,心中也为林水生有些担心。

    那贵人虽说比起他们村民来自然是见多识广,但农家,田地里面的事,最熟悉的还是他们这些老农无疑。不要说是他们林家村之前没有人养过螃蟹,就是方圆几百里的村子也没有听到谁家养过这种螃蟹。那贵人一时兴起,要是最后血本无归的话,自然不会怪罪自身,怕是要追究到水生这个孩子的身上。和族老一样村子里面大多数人对水生这养螃蟹并不看好,话语中也透露出这些意味出来。

    林水生面对其他人的质疑,并没有说些什么,只把更多的精力放到了水田这边,希望做出成绩看看,要知道这些螃蟹差不多之前那个如意鸭的银子全都投在了里面。村子里面林铁柱和张翠莲夫妻也来找了林水生几次麻烦,后来被林水生略施小计给挡了过去之后,及时心中不愿,但在林四郎出面之后还是只能暂时收敛动作。

    林四郎看着面前的爹娘和妹妹,心中有着说不出的烦躁,这些亲人不仅不能成为他的助力,相反却让他在季舒玄面前丢尽了脸面。林水生一个已经被撵出去的的人,走了狗屎运认识了一个公子又如何,只要他想要,他手上的那些东西迟早都是他林四郎的。

    他这个三哥从小到大从来没有敢和他争过任何的东西,何必急于一时,闹得沸沸扬扬,还嫌之前林家闹出的一连串的事不够丢人是不是。想到那天当着季公子面,娘和林水生的那一幕闹剧,林四郎丢尽了面子,眼下又听到自家爹娘算计着要把妹妹许配给季公子,不禁冷笑了出声。

    “四郎,你和季公子交好,若是你妹妹嫁了过去,我们和季公子就是亲戚,到时候你考试的事情。季公子定然不会袖手旁观的。”被林四郎一顿训斥,张翠莲也有些挂不住脸面,后悔生怕之前的举动影响了他们家人在季舒玄心中的印象。

    “以我的学问,自然能高中用得着那些歪门邪道。上次季公子也夸奖了我的学问。至于妹妹,人家是州府来的公子,能看中妹妹这种村姑,以后休要在我面前提这些话,真是成何体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