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顶点 > 穿越之农家子 > 第11章 种田

第11章 种田

笔趣阁顶点 www.bqdd.cc,最快更新穿越之农家子 !

    林水生到了之后,一炷香左右的时间,其他人也带着东西到了约定的地点。难得坐牛车进城一次,手头宽松的人都在心中琢磨好要买的东西,开始采购一番。来的时候还算宽松的牛车,回去的时候却被挤的满满的,没有一点空隙。

    他们牟时就从家里面出发,在县城耽误了一个时辰左右,未时的时候到了林家村。李大看到林水生的东西多,干脆把牛车停靠在林水生家门外,帮着林水生把这些东西送到家里面。

    “水生,你家地也要抓紧,要是春耕耽误了,影响一年的守成。”把林水生买来的镐头靠着墙边,李大开口提醒道。“大叔,我知晓的,我这就下地去,抓紧几日应该耽误不了太多。”水生的能干在村子里面是出了名的,以前没分家,水生没生病之前,他们五十亩地,水生一个人能干二十亩多,眼下水生才只有三亩地,这点活计应该没什么。

    今天李大这一路上也在观察着水生,虽然面容是惨白了一些,但也没有自家媳妇说的那样半只脚埋入阎王殿,果然流言不可信也。李大也还有很多事要忙,把东西从牛车上卸下来,就赶着自家牛车离开了水生这里。这边水生先是把买来的东西分门别类的摆放好,然后又把门关好,就提着锄头下地去了。水生分到的这三亩地之前已经规整了大半,今年是要种谷子的,那谷子也已经分到了他的手上。

    最开始的时候水生还有点不习惯,但毕竟年轻力壮,身体又是干惯了的活计,慢慢的速度就快了上来。水生旁边地里也有村子的村民,最开始看到水生锄地,皱着眉头叹着气,但一个时辰之后,直了直腰休息一下的他看着还在卖力劳作的水生,点了点头。

    农村庄稼汉子最在乎的种地的本事,水生之前在村子这些同辈之中种田算的上翘首,好几户家里面有适龄女儿的人家也暗暗打了主意,只是可惜水生在林家不受待见,张翠莲也是个恶婆婆,如此下来,那几户人家也放弃了念头。如今水生分家了,完全可以用家徒四壁来形容,没有人家舍得让女儿去受委屈。

    “水生那个孩子也十五岁了,这婚事怕是要耽误了。”一个婆娘看着挥汗如雨的水生,惋惜的开口道。“水生这个孩子瞧着也是个浓眉大眼的,打扮打扮起来模样也算是俊俏,这分了家要是愿意的话,少了麻烦。也许有哪家愿意要这么一个上门女婿。”长脸的婆娘,想到自家小女儿每次看到水生娇羞的模样,开口的话带着几分恶意。

    他们这个地方即使再穷困潦倒的人家除非不得已,否则绝不会自家儿子送去做那上门女婿。“我们林家子弟怎能去做那赘夫,这种话休要再提。”路旁一个提着镐头的汉子,听到长脸婆娘的话,不悦大打断了他们的话。水生自然不知晓这边众人对他的指点和议论,即使知晓也没有那个功夫就理会他们。水生眼下不敢休息,只怕一停下来他就在没有力气拿起镐头。

    从下地到黄昏肚子饿得咕咕叫,水生才终于把手上的活计放了下来,这个时候的他浑身上下已经湿透了,那衣服好像能拧出水来。水生努力的直了直腰,用袖子擦了擦脸上的汗珠,跟着其他人一同走上了回家的路。回去的路上看着村子里面其他人家已经炊烟袅袅,水生的肚子越发的饿着难受,身子更是酸痛的难忍,推开家门水生控制着不让自己的目光看向那边的炕。他很清楚眼下只要他躺在炕上,怕是就在也起不来了,今日的晚饭也要告吹了。

    也许累到了程度就变得麻木,水生迅速的把大灶烧了起来,院子里面的草这个时候算是派上了用途,趁着锅中烧饭,水生也开始清洗那些买来的下货。眼下水生要感谢之前出门的时候有力气把肥肠已经清洗过了,要不眼下累成这个样子,他可是没有体力去做那些。切了菜之后,锅中的饭还没有熟,水生又开始糊起窗户来了。

    点起刚买的油灯,仅仅糊一个正对着他的窗户也就好了,其他的等到农忙过了在做打算。窗户刚刚糊到一半,水生又放下手中的伙计,把锅中的糙米饭倒出来。又在灶膛里面添上一把材火,锅里倒上水开始烧肥肠起来。

    那肥肠要想去掉味道,就要烧很多的时间。而他喝了两口水之后暂时混了一个水饱,不再饿的那么难受,就又忙起窗户的事来。边弄窗户不时的还要看一下烧火的锅子,添些干柴,水生整个人忙的团团转。但这种劳累和下地劳作来说要轻松了太多。窗户弄好之后,锅中煮的肥肠也差不多,水生把肥肠捞出来切好,在刷了刷锅又把新买的水油到在锅中,开始翻炒起来,肥肠加上猪油的香味混到一处,让水生的口水也不注意流了出来。端着一盘子的肥肠,在装一碗热腾腾的糙米饭,对于水生来说是穿越以来最幸福的时刻。

    一个人过日子,自然不会是像是在林家,填不饱肚子,水生可是敞开了肚皮,一连吃了三碗米饭,又把剩下的汤汁泡在饭里,咽下了最后一口。才心满意足的躺在了炕上。吃饭的时候锅子里面烧着热水,眼下滚烫的热水来泡脚是每户人家农忙时侯睡觉之前最爱做的一件事。

    以前在林家的时候,节省柴火的缘由,泡脚这种享受是没有林水生的份上,看着父亲和兄长们惬意的神情,水生心中很是艳羡,如今虽然身体主人不在了,但眼下的他倒是替这个身体主人享受了这一点。

    泡好脚,炕上烧了这些柴火也热乎了起来,水生早就把被铺好,眼下脱掉身上的衣服已躺在热乎乎的被窝里面,水生的眼睛就睁不开进入了梦乡。第二天天还蒙蒙亮,水生就听到外面鸡叫的声音,即使再不愿意也只能咬牙让他努力的从被窝里面爬出来,闭着眼睛穿上了衣服。浑身上下昨晚的休息不仅没有减少疲倦,越发的疼痛难忍起来。水生清楚这个没有任何办法,只能熬过去,习惯就好。

    随便吃了一点昨晚剩下的饭菜,水生就提着农具出门了。晌午的时候其他人家有人去送饭,水生的田地离张翠莲他们并不远,林家其他人看到水生,想要开口说些什么,但在看都张翠莲冷眼却不敢在张口。“已经分了家了,和我们林家没有关系。别想要占我家的便宜。”

    汉子的话张翠莲虽然已经知晓,但什么时候是个头,她也偷偷的观察过那水生,怎么一分家,瞧着倒是比之前要强了一些。要是这个该死的真的好了,那她可就是得不偿失亏大了。也许是他死撑着,这种事说不的准,之前病倒了不也是瞧着好好的,突然就晕过去了,还是等等再看。水生家里面的地本来就不多,虽说一个人但紧赶慢赶,也随着大流跟上了春耕的进度。

    今日晌午的时候水生已经把三亩地的活计全都干完,边提着镐头回家,边晃了晃头。那些下货前两日就全都进了水生的肚子里面,没了解馋的下货,剩下的那些白菜土豆,水生每晚是皱着眉头吃到了肚子里面。

    如今总算是把活计做完了,想想前几日的美味,水生把镐头放回家去,就提着篮子上山了。最初去的时候金银花才刚刚到了花期,眼下这个时候估计花期未下,他也要尽快把这些采回去,要是被其他人发现它的功效,先下手为强,水生可就要哭死在家了。

    还好这些日子村子里面都在忙着农活,那些孩子也不会去往山森处走,就是发现这些也只是采了几朵去玩,并不影响那一大片的金银花。从晌午到晚上天黑,水生都呆在山上,直到要看不清路,水生才从这边离开。比起下田遥不可及的收成来说,这些金银花却是要可爱了太多。

    到家里面的时候已经大黑了,做好饭,有点着油灯,把刚采的金银花处理了一番,林水生就躺在炕上休息。种了十多天的地,眼下可以轻松一下,也该想一想今后要如何去走。那些金银花再卖一次就要等到明年了。上次去县城的时候太过匆忙很多地方都只是一扫而过,这次去县城,林水生要好好逛逛,在做以后的打算。